IMG_5608.jpg

  每個時代的轉變,總會有人試圖描繪。戰後經濟復甦的那一代,是刻苦打拚的世代,人們從大家庭走出、各自奮鬥,家庭人口改變,走向小而精緻的結構。而由這樣的家庭所教養出的第一批子女,正是目前40歲以下的世代。這樣的世代成長於一個教養更加個人化、經濟也較穩定的背景,又會養成什麼樣截然不同的個性呢?《愛無能的世代》作者正是30奔4的年紀,經歷過東西德統一的過程,與我們同樣處在一個政治經濟改變的背景。他做著年輕人喜歡的工作:廣告、藝術總監、作家,也開過唱片公司,感情就和大半同世代的人一樣始終在尋尋覓覓。他筆下的柏林年輕人,雖然距離我們看似遙遠,但在成長上不同以往的得天獨厚、面臨經濟市場全球化的挑戰,內外在的困惑、壓力,卻和我們非常相似。

  書中關於年輕人如何在廣袤世界中自處、新世代對愛情的笨拙與嚮往,都是很切身也值得思考的問題,也是我——以年齡來說可算是愛無能世代的人——這幾年同樣在書寫與瞭解的主題。由於這本書,是由作者米夏埃爾‧納斯特(Michael Nast)部落格中對青年日常的各種觀察和辯證所集成,不像一般早已定好主題的書籍那樣聚焦,我會大致分成個人(愛己)和愛情(愛人)兩篇,引用他所提到的內容佐以個人經驗來聊聊。探討我們如何看待成長過程中可能出現的矛盾和疑問,瞭解環境對我們的作用,以及我們還可以思考些什麼、甚至做出什麼改變。

我們將一切投注在「實現自我」這項龐大計劃上,工作不過是其中一個細節。我們不間斷地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將自己經營成一個品牌。
我們處在一種持續自我優化的狀態中。我們知道一切都可能變得更好,直到完美為止。問題只在於,我們永遠不可能達到完美的地步。——米夏埃爾‧納斯特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是不是動不動會說「我是擔心你啊」、「我也是為你好」的人呢?
這樣的人其實常常是期待著災難發生(好應驗自己的擔心)的人

383H.jpg

  因為寫過幾篇關於家庭和心理、創傷之類的文章,有時候朋友會和我分享他們的家庭狀況,加上一些讀者的回饋,我發現有相同困難的家庭似乎比我預想的還多。這個世界上沒有完美的家庭,當然包括我家,也有本難念的經。年輕的時候有次我在做非正式諮商時,對方回了一句對當時的我而言,有點受傷的話,他說:「妳的父母並沒有不愛妳呀!」是的,其實大部分困於親情的人,並不是不被愛的。這促使我之後的好幾年,包括聽到別人的處境時都在想,到底為什麼我們如此渴望被愛、也嘗試積極去愛,愛情卻如此折磨人,反而令我們更空虛呢?

  我們之所以「覺得」自己需要愛,或許某方面來說,是我們把人生對美好感受的期待,都投射進了這個字眼裡。我們想像中的愛,是充滿喜樂的、正向的、舒適的。不論是家人或戀人、知己,只要是存在著「愛」這個感情的關係,我們多半都會期許對方能成為自己陪伴與支持的力量,而這種陪伴以具體行動來表示,則包括適時與充分的傾聽、安慰,甚或行為上的出力,基本原則是不違反我們的意願。也就是說,我們總期待著愛能給予我們的,是沒有壓力、符合需求且不違背我們價值觀(也就是他人不能強加價值於我們)的行為/心理上的協助。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生日
  • 請輸入密碼:

black_sheep.jpg

  小君和我提到她對媽媽的印象。自她有記憶以來,似乎就不曾有過什麼母女歡樂的童年時光。她對媽媽的早期印象大致有兩種:一種是易怒和打罵,例如幼年時吃飯動作慢,總是惹來母親捏大腿和衣架伺候。她不記得是幾歲的時候,大腿總是青一塊紫一塊。「這個世界上,只有我媽打我我不敢跑。」她說。我想像著小女孩只是因為一些日常瑣事的小麻煩——那種大部分小孩都會闖的小禍或分心——看著棍子挨著疼,不敢跑也不敢求救的模樣。「偶爾幸運一點,爸爸看不過去會過來喊停。」她補充。不過爸爸常常上班不在家就是了。為什麼不能跑的理由很簡單,因為讓媽媽更生氣的結果就得多挨幾下。

  另一種印象,也是她即使長大成人了、即使一直處理不好親子關係,仍捨不得放棄母親的原因。「小時候我摔破頭兩次,都是媽媽在診間讓害怕的我抓著她的手給醫生縫合。」「最早一次是一歲半的時候,第二次我上小學了,我想我應該抓得很用力。」

  一般來說小孩子不太會記得兩歲以前的事,一歲半那次受傷的經驗帶給她的意義是重大的。她仍清楚記得當時被好幾個大人壓制、動彈不得的拘束、診間的白牆、冰冷的床架,金屬碰撞的聲音,醫生對哭鬧小孩的威脅:再不聽話就叫家長出去。她聽得懂,而母親似乎沒有離去。這是她(記憶中的)第一次從家人身上滿足的安全感,還有從外人身上感受到威脅的恐懼。

  「以依戀風格來說,我是矛盾型的,既渴望被愛,又覺得隨時都會失去愛。不是我不相信自己值得被愛,而是我不相信人性。有好幾次我希望家人在的時候,他們並不在,這讓我有種被拋棄的感覺。在成人之前,我一直覺得自己必須是他們喜歡的樣子,他們才愛我。甚至到現在,我還是會懷疑,他們拋棄不了我只是因為他們生了我沒辦法而已。」她自剖「但我知道這也許只是不理性思考,事情沒有這麼糟。」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twimport150105.jpg

  最近不約而同看到了幾個討論,都在談「找對象到底要不要開條件」這回事。前幾天,PTT上一位沒戀愛過的男網友真心誠意上女版發問,附上洋洋灑灑二、三十條他心目中可以接受的戀愛對象的條件,請教鄉民們該怎麼做才能抵達終點(結婚生子)。文一貼出鄉民果然砲火猛烈,無不對那落落長的條件頗有微詞。如果真要細究,撇除一部分可能出於歧視或錯誤認知所設的要求以外,綜合起來他想找的對象其實也跟我們對戀愛的期許差不多,就是一個誠實、重視婚姻與忠誠的人。但大家還是對於把條件開得這麼細瑣,以及其中透露出的「想要一次到位,最好跳過失敗與磨合就能找到理想對象」的企圖感到不悅。

  這兩天朋友海苔熊剛好也和我聊到,開條件找對象這件事,到底在戀愛中是怎麼作用的、又有沒有必要呢?以下分享一下我的看法。

  戀愛到底有沒有條件?當然有條件,最常聽到的,比如說至少得「看得順眼」;而要快樂,也少不了「聊得起來」這一條。除此之外,最好是能學經歷匹配、經濟條件優渥、一表人才又更好了,還要體貼一點、陽光一點、善良一點﹍﹍這一想,條件就愈開愈多。但你有沒有發現?「開條件」這個行為,是非常個人中心主義的。人在開條件的時候,完全是以自我利益為出發,前提是「自己可以不用改變就能輕鬆而快樂地談戀愛」。而所有的條件,反映的必然是個人的欲望和恐懼。

  比如說,很多人喜歡高富帥/白富美,背後有很大的動機是想藉由這樣的對象,間接「提昇自己的等級」。若是被明顯優秀的對象選擇,一方面既可以滿足自尊/虛榮,另一方面可以附帶享受(很多時候是經濟上的)更有品質的生活,並且誤以為這種生活品質等同於戀愛的品質。而想要對方溫柔體貼的換句話說,是自己不需要改變也不會被瞧不起(=對無條件的愛的渴望)。符合條件的人,由於滿足了個人欲望,所以一開始會有好像很理想、錯過可惜的錯覺,但是真正相處又是另一回事。因為「關係」不可能只建立在單一個人的需求上,它必然是得讓彼此都能從中得到一定程度的滿足才能持續。你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回應對方的期待,那些期待會不會成為新的壓力,都還是未知數。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hotos_21057_1500970831_20dfcb1d6dd1deaa45bc4007e1ae47b9.jpg

  時隔三年再看《晝顏》多少印象有點模糊了,只記得本篇的結局軋然而止,觀眾難免希望兩人還是能夠幸福以外,過程交代都算仔細。紗和為何愛上北野,我想是北野為她枯燥的人生開了另一扇窗,讓她多一道眼光看到世界小小的美好。生活不再只是洗衣做飯、操持家務,還有關於大自然的、昆蟲的那些「與人類截然不同」的新世界,以及更重要的是「另一個人的陪伴與對話」。是這些時光的存在,讓紗和感受到生存的喜悅,即使無關愛情,我仍認為這是她很需要的生存意義。那北野呢?他在這段感情的過程裡,又得到什麼即使必須背負嚴重後果,也還是想堅持的東西?

  三年前,北野和紗和的婚外情在雙方伴侶捉姦下,走上法律途徑。紗和簽下協議書,必須離婚後搬離原本城市、換工作,切斷與北野的一切聯繫。倆人來不及說再見,就被迫隔離了。電影從三年後紗和搬到海邊小鎮展開。即使過著新生活也認識新朋友,她卻死氣沈沈地生活著,似乎快樂早已遠離。直到某一天,無意從傳單上看到鎮公所舉辦的昆蟲講座上,印著那絕對忘不掉的名字。原本只是偷偷去看一眼,可是當眼神交會時,紗和明白了:無論如何,我都想擁有這個人﹍﹍

H09.jpg

  我個人並不偏愛外遇題材,但沒想到不知不覺這也是我寫的第三部有關外遇的電影了。「外遇」這個主題尤其在東方是不能夠被歌頌的,不論理由如何。畢竟在外遇之前,已經有一段自主選擇戀愛的婚姻了,外遇在某個意義上來說,否定了過去的選擇。但我們其實也知道,人是會改變也會犯錯的,既然外遇有可能是「現在犯的錯」,那婚姻有沒有可能,也是「過去犯的錯」呢?在家庭價值下,我們卻不太能夠接受這種觀點。好像基於性格上的歧異不得不離婚是可以的,但「因為有其他戀情對照出過去的不完美」就不可以。在那之前,我們就得阻絕所有「其他的可能」以示負責。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40399676.jpg

  多少人有過這樣的經驗?你在網路上看到了一個人講話好中肯、好有見地,簡直幫你把長久以來的心聲給講了出來。於是心裡產生了一種澎湃,覺得這是一位相見恨晚的同道中人,怎能不認識一下?趕緊留言按讚,發卡交友。若對方正好美麗大方,或帥氣俊朗,爬爬文發現他還特別有正義感,不只會扶老太太過馬路,又似乎比我們多了點直言的膽識,還對政治環境和社會弱勢頗多關注,就在心裡多加上了好幾分。剛認識的時候總是心情激動,即使只是對方簡單回了留言都覺得感動。直到有一天,你們針對一件事的觀念大相逕庭,你才突然清醒,這個你以為很優秀的人,原來「這麼俗氣」。你一時無法接受他怎能這樣態度傲慢地否定你的意見(甚至感覺到被嘲弄),也許還留了言抗議他的無禮,順便提醒他過去有多NICE,暗自希望他能「清醒一點」、保持形象,期待他回你一句對不起、修正自己的觀點。沒想到他還執迷不悟地跟你吵起來。於是你感到失望,覺得看走了眼,心火一熄之後,開始感覺他原來只是個喜歡帶風向、砲轟別人、享受吹捧的人,甚至有點後悔過去的自己為何還跟他沆瀣一氣,只好不歡而散,退讚離場。

  再換一個例子。今天你發了一張角度完美的自拍,曬曬豐富的生活文之後,對關心的議題小留了幾句觀點,沒多久,一位朋友的朋友輾轉來給你按了個讚,特佩服你說的哪個觀點,希望你允許他追蹤你或加你好友(即使追蹤並不需要本人許可)。你可能覺得無妨,有人欣賞也不錯,於是按了同意。這之後他每天熱情地留言支持,你感覺好像多了一個小小粉絲,他可能還積極想為你送湯送藥,晨昏問候。有可能孤獨的你終於覺得自己為人所理解了,漸漸開始依賴起對方的好,覺得對方善良親切、慧眼獨具,一定是個修養很棒的人吧,因此建立起更穩固的關係甚至戀愛。

  我是一個沒有什麼偶像情結的人,雖然有欣賞的藝人,但除了對作品的喜好以外,不太會把作品的好移情為對創作者的喜愛,也不會特別想靠近他們,成為萬千粉絲之一。每每看到網紅底下的護衛大軍,還有讚美聽久了變得無法接受不同意見、遇到質疑就要乘著人勢排除異己的人,總覺得不可思議。到底是什麼,讓人們會把一個人說的話、做的事,等同於他的人品?即便他日後失言或者動機不純,都無損這種信仰?就我所知,一個人做了好的事,未必是存著好意;或者存著好意的,也不等於不會做壞事。直到有一天,我自己在很短的時間內喜歡上一個人,才因此發現,原來當一個人內心有空隙的時候,弱點竟會以令人意想不到的熱情為包裝,而我們身在其中又會如何盲目地以為那就是愛。

總是在心裡尋求被完全接受的可能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e8b55060d28e5028469381490fc29aca28f6dfe2.jpg

  關於醜聞的電影,拍起來總是有些令人尷尬之處,更何況是現實上的導演和女主角正如戲中一樣地婚外戀了。這樣半自剖的作品,拍得好了,似乎是在為自己的外遇做美好的辯解;拍得差了,難免引來爭議,說是販賣自己的愛情又吃相難看。不管怎麼說,都不是好處理的題材。

  目前大部分關於外遇的戲碼,不論主角們多麼真情實意、原來的婚姻關係多麼冷淡,多半還是不能擁有happy ending。或許這是一種影視作品對道德挑戰的底線,跨過了,可能挑起一些觀眾的傷痛,外遇是一種不能被完全合理化的議題。所以即便給主角塑造多麼不堪的婚姻,結局通常還是「教育」觀眾,回到原來的婚姻問題去解決。可以離婚,走向尋找自我的旅程,可以重來,解救危急的關係,但是跟小三幸福快樂地在一起,這是不能說破的嚮往,至少,不能是一離婚就馬上在一起,可能過個幾年,彼此都成長了,再在異地相遇。

N05沙灘上畫情人的臉.jpg

  英熙(金珉禧飾)是一個實力看好的女演員,就在愛上合作導演後,被媒體追逐曝光。為了遠離是非,她只好隻身出國避避風頭轉換心情。情人答應過會去找她,她也只能日復一日地等待。她有點寡言,看起來總不知道在想什麼,必須社交的場合,卻也多半能好好地交際。她不是非常有個性的那種人,很多時候維持一貫親切有禮地應酬,所以跟她往來的人對她印象通常還不錯。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exual-predators.thefix.jpg

  相信最近台灣沒有人不知道房思琪的故事。也因為房思琪的故事不是典型的暴力性侵,而是包裹著愛情的糖衣,甚至當事人都無法否認愛意,而傷害又是如此確實,才在社會投下一顆震撼彈(不僅僅因為作者自縊)。事件之後,各方討論著狼師花言巧語的狡詐,也陸續有其他受害者現身,或者類似事件的當事人出來分享自己的被獵經驗。我們才發現,知名社運人士、知名醫師、知名律師、某些產業大佬、知青,原來在燦燦光環下,左手改變世界,右手玩弄女人。原本我沒打算多討論這件事,一方面是說的人已經不少,也有些很不錯的分析,但這兩天又看了一些女孩跳出來分享自己的經驗,還有被誘拐後的撕心之痛,我發現這件事不能單純只是檢討加害者這麼簡單。是什麼讓房思琪們即使只是被奪走一個吻都感到痛不欲生?被害人們屢屢用「心碎了」形容自己,痛苦程度完全不亞於碰上重大事件、親屬傷亡。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她們誇張了、她們太浪漫了,感覺才會被放得這麼大,不過就是一個吻不是嗎?我想我們在認知教育上,正應該理解並檢討為何會教出心理歷程如此的房思琪們、為何她們痛到很難想得開。(這篇文章針對的不是林小姐,請從林小姐的立場跳脫來看。)

  討論之前我先來說一位A小姐的故事。A小姐跟很多人們眼中教養良好的女孩一樣,雖然成長過程不免碰到色狼,但大致上安全地長大了。她聰慧有才,也很乖巧,如許多父母的期許般,認真唸書、教養很好、為人客氣,直到大學畢業出社會一段時間,都因為她的勤懇還有緣份剛好未到,保持著單身。除了認真生活跟一些藝文嗜好以外,她的人生一直很單純,她往來的人也幾乎同樣純樸、沒什麼小奸小惡的事。

  很快地適婚年齡就到了,她也認真考慮尋找對象,於是在認識一些人之後,選擇和其中幾位背景相似、又已經在網路上互相瞭解過的男士見面。在某領域小有成就的B先生就是在這個時期認識的。剛開始B先生認真認識A小姐,也翻看了A小姐寫過的所有文章,寫了一封誠懇的信給她。之後兩人書信往返、電話交流一陣子,彼此分享生活和價值觀,然後相約見面。見面那天B先生甚至打算繞道來載A小姐下班,表現誠意。由於B先生從一開始就毫不隱諱地提供不少個資,初見面也彼此交換名片,言談舉止幽默有禮,A小姐自然也當他是個正人君子,愉快地結束那場約會,之後繼續往來好一陣子。就在A小姐覺得這個人真的有誠意,人品不錯、人也上進,賦予信賴也表示好感之後,某一天B先生卻唐突地提出當床伴的要求。A小姐為此感到極大的震撼。一來自己絕對不是看起來輕挑或愛玩的女性,二來B先生一直以來的表現也不像這樣的人。這讓A小姐一時懵了,甚至不知道該不該生氣。於是就在倉皇下結束對話,之後再也沒聯絡。

  你可能會覺得,這件事情就到此結束。就是一則不小心所遇非人的故事,反正也沒有人用強,就當學一次經驗吧。但事實上A小姐事後感到非常痛苦,也對自己的痛苦覺得意外。她花很多時間去釐清悶在胸口的情緒是什麼。首先是包裝精良的欺騙挑戰了自己對人的信任,她沒想到對方會這樣輕率地背叛一個對自己釋出好感的人,這讓她感到恐怖。接著是憤怒,以B先生的社經地位,實在不太適合留下什麼污名,而他竟如此毫不遮掩,似乎自己是一個「不值得也不需要被尊重的人」,這讓A小姐感到受辱。她感覺自己徹底被小看了!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5320002aaaa4f924242.jpg

  不論在台灣、中國或者韓國,這些國內發展不穩定、經濟能力差距大的國家,都有一群父母選擇辛苦地在國內賺錢,將下一代送往更好的環境受教育。那些獨自留在國內背負經濟壓力,一年只會見妻小一兩次的男人,我們稱之為候鳥爸爸,或者韓國所謂的「大雁爸爸」。小留學生們的迷失卻甚少討論。

  故事的開頭是這樣的,一位幾乎把生命都奉獻給工作,因而升上證券投資銀行分行長的男人‧姜在勳,在把妻兒送到澳洲後不久,面臨投資詐騙、公司倒閉的危機。瞬間一無所有的他,剛開始並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一直以來都非常勤奮且聰明地安排著的人生,為何會在一夕決堤?原本風光的社會菁英,頓時成為過街老鼠。心力交瘁之餘,想起自己只剩下遠在澳洲的家人。

  在勳抵達澳洲後,默默在旁觀察妻兒的生活,才察覺這是他人生第一次把注意力放在家人身上。以往為了給家人最好的,從來沒有時間停下來。他把生活的每件事都像工作那樣安排,快速而有效率地解決著各種問題,甚至妻兒的存在也不是拿來討論或陪伴的,而是一道道「待辦事項」。好像把一切都放到最佳位置,自然就會得出好成果,就跟達成業績就會升職一樣必然、簡單。可惜這世上,感情只能用時間來換,而這卻是他最給不起,也一直以為不需要做的。

A02.jpg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m.jpg

  最近剛好看了兩部描述喪子之痛的電影,一部是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主演的《最美的安排》(Collateral Beauty),一部是終於讓凱西‧艾佛列克(Casey Affleck)一戰成名、擠身影帝的《海邊的曼徹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前者給了一個理想的happy ending,在主角失意潦倒之際,藉由朋友與前妻親切的照應,以及對生命的反覆提問,終於從女兒的死亡中走出、再創幸福。而那些人生與他交織的人們,也經由關懷他的過程中,看到自身課題。他們有人是大齡未婚、無所依靠的高階女主管,對於未來的幸福充滿疑惑;有人是妻小正需要照顧、事業辛苦很久終於站穩腳步,正待回歸家庭卻被宣判將死的菁英,擔心無法照顧家人;也有人是中年離婚,從來沒好好學習過怎麼當一個爸爸,而女兒已經失望遠離的情聖,亟待修補關係。這部電影讓我們看到,有時候我們的困境,會因為一些交際上的緣分,在意外時候獲得解答。

C01.jpg

  最後片中所有人都得到救贖,或者至少接受現況、找到方向,真是再完美不過、典型好萊塢式的收尾。但,會不會我們都這麼剛好,有著強健而堅實的關係為我們療傷止痛呢?又或者我們都有一個足夠堅強的心志,總是能夠聰明地從困境中尋得答案,並且再次站起?可能更多時候我們不見得能夠釋懷,反而困擾很久。

  《海邊的曼徹斯特》裡出現的每個角色,都是再平凡不過的人。他們不是什麼聰明絕頂、有著成功事業,原本就理性機智、很懂得給自己找路療傷、很能夠發表意見的知識份子。他們只是生活在純樸鄉下,做著基層工作,閒暇時就是喝酒聚會玩樂,不是很會表達內心,甚至自己也不懂自己,時而衝動的普通人。可能從來沒人教過他們怎麼好好描述情緒,甚至也沒有足夠的知識,所以會亂發脾氣、會手足無措,也可能喝酒鬧事,很多時候搞不定自己。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傍晚看到幾位創業朋友的牢騷,我想來聊聊「經驗」這件事。到了現在這年紀會看到的情況,大多也是年紀相近或稍長的族群,差不多就是大家都有些資歷、有些創業、有些失敗的時候,也是周圍人都開始憑著經驗在做事的時候。

  沒有經驗的時候,總覺得經驗是寶貴的、是一種安心的保證。在以前或許如此,但世界變化太快,現在的經驗,可能明年大環境就不是這樣了,而我們所受的教育,卻讓我們根深柢固相信且依賴經驗這回事,然後面向變動的環境,做出愈來愈多囿於經驗反而忽視其他可能的決策。這兩年我在不少人身上看到這個問題(應該說一直以來都有這個問題,只是年輕時自己跟身邊的人都還經驗不足所以不知道而已)。如果放在人的個性上,可以說30歲之後,想法和個性都容易變得僵固,也是這個原因。

  先不說徐重仁這樣經驗豐富的人也有看走眼的時候,發生了不愉快的投資、說出年輕人怎麼樣的話來。我自己接觸到的不少主管或創業者,也經常會因為一兩次不好的經驗,導出「某某種人就是會怎樣所以以後不要跟這種人合作」的觀點。但那個「某某種」的定義,事實上與人品無關,通常是偏見和錯誤歸因。好比以前人會說「離婚/單身的人一定個性有問題」一樣,無視每段婚姻在脈絡上的不同,他們也無視合作者在不同企業或時空背景下,可能的表現。沒有離婚的爛人我們一定都見過,離了婚的好人我相信很多人身邊也都有,但在一個基數過少、尚未盛行的年代,我們卻經常深信著這種沒有邏輯的推論。

  回到創業者(或者任何事業伙伴的媒合上)來說,基於自己少數的幾次經驗,就定義某一類族群的集體不可信任,這樣的事還是所在多有。我在想,或許是我們對於「無經驗」的恐懼,使得我們對「經驗」有太多想像附加上去的安心感,以致於將它視為判斷的唯一標準了。然而我們一生中真正經歷過的事、見過的人,在複雜難解的世界基數裡,幾乎渺小得不足取樣。

  我從高一就開始累積舉辦大型展覽/活動的經驗。後來在公司,也每年兩次地參加了不下十次書展/博覽會。照理說這個「經驗」應該夠豐富、可以應對自如才是。但每一次,我都還是用初次參與的心情在做。因為每一年你要接觸的人都是不同的,你辦十次簽名會,來的老師是不同的,場地動線是不同的,讀者是不同的,甚至同事也可能是不同的,而每年遇到的現場問題,也確實不一樣。本來以為都準備好的,總會有人為變因產生狀況。就算是自己,也不能保證明天就會身體健康正常執行。人生就是一個無論你準備得再充足,都無法百分百掌握明天的進行式。你如果問我:再給妳辦一次妳應該完全沒問題吧?經驗都那麼豐富了。我仍然會覺得沒有把握。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