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jpg

「預約不到的餐廳、代理商的男朋友、有意義的工作、六本木之丘、TOHO CIMEMAS的晚場電影、兩天一夜的箱根旅行、Harry Winston的婚戒、幸福的婚姻,這都是讓人生圓滿的要素。選擇參與東京這場遊戲的女人們,扮演著主人公的角色,一個個蒐集完成遊戲的要素。」

  看到以上這些話,妳的心裡會不會有些撼動呢?上週甫播畢的《東京女子圖鑑》,改編自女性生活情報誌《東京カレンダー》裡的人氣漫畫,由於沒有太多明星光環和黃金時段的收視壓力,反而成功製作出主題鮮明的小品。有意思的是,雜誌本身看來是以女性為主要訴求,然而作品在揭露女性的算計和鬥爭上(也可以說是女人生存上的艱難),諷刺起來卻毫不客氣。這是不是表示,對於多數女性而言,作品中所描述的那些小心機,一方面反映了現實上確實普遍存在,另一方面也透露出不得不玩轉於這場人生遊戲的無奈呢?如果只是少數人汲汲營營於光鮮亮麗的外在,相互傾軋地踩著別人往上爬,把身邊男人劃分等級,再彷彿名牌包一樣地配戴炫耀,將男人視為「身價」的一部分,這樣的揭露想必就不會獲得熱烈的迴響,反而會遭到撻伐了吧。「都會女子」這個詞,或許當它成為個人身分時,就等於進入某場遊戲,自己也化為撐起整個遊戲機制的一份子了。

  高中時候,還在秋田鄉下的綾被老師問到將來的志向,她說:「我想成為一個備受羨慕的人。」當人們作為女孩出生的那一刻起,「可愛」、「漂亮」這類詞,就已經在成長過程不斷被提示和標籤。可以說,在男孩還玩得髒兮兮滿身泥巴的時候,女孩就已經一路被教育著何謂「女性的價值」了。而這個和外貌無法脫勾的標準,隨時都處在被評比的狀態。綾很清楚自己的外貌在地方上算是「勝利組」,所以做著靠外貌闖天下的美夢。她接著回答老師「我想成為像您這樣的人」,使老師心花怒放。這讓她得到了人生的第二個暗示:「沒有人是不想要被羨慕的」並確認到「自己擁有掌握人心的小聰明」,為接下來的東京行埋下契機。

  社會學家早已研究,只要有兩個以上女性的場所,女性們自己就會形成互相比較的心理;一群女孩在一起,也會發展出只屬於女性群體的語言(這個語言包括口頭交際的模式、肢體互動的方式,以及心理活動)。如果在這群女生中間放入一名異性呢?「女孩們的語言」就會瞬間改變,而且對外貌表現和性魅力的自覺也會相對提昇,肢體語言同時產生變化。這就是女人。一切改變都是瞬間的(在異性介入的那一刻),而且心照不宣,那是因為這樣的程式/自覺打從出生起就被潛意識地訓練好了,透過各種社會氛圍對女性的評價達成。這些價值裡,包括「藉由異性的肯定」證明自己的價值這一環;相對地,男性群體卻不需要由女性來證明自己的價值,反而是需要同伴(其他男性)的認同,這些傾向是父權社會的結構使然。(因此男性往往對於「同性戀」這類挑戰陽剛氣質的存在特別反感,更甚於女性,因為關乎主導權是否轉移。)

  這麼說來,成為一個成功的「女人」和成為一個成功的「人」可就完全是不同回事了(但成為一個成功的男人和成為一個成功的人卻是相通的)。在日本,女人的成功與幸福有著近乎單一價值的SOP。就職是一個可有可無的過程,甚至很多時候就職只是為了達到「遇見商社男」這個目的的其中一種手段而已。結婚→風光離職→生兒育女→養出出色的下一代,才是日本社會「成功女性」的典範(近幾年隨著男女雇用均等法和經濟結構的轉變稍有改善,但女性在職場上仍然比較艱難)。加上婚後多由男人養家,「怎麼遇見好男人」(經濟條件優勢者),變成日本女性幾乎可以說跟就職活動同等重要的社會活動了(也可以算是下半生的就職活動吧)。

  談到婚活,女性下班後跟同事的聯誼是常見模式,年近三十則開始轉戰婚友社,參加更正式的相親活動。還記得去年底在推特引起討論,從《後宮婚》漫畫截圖的相親條件論嗎?日本網友對四位不同條件的女性,針對年齡、資產、外貌、職業價值觀有著砲火猛烈的批評,可以大略窺見婚姻市場對女性可是毫不客氣地嚴苛呢。

  什麼是完美的聯誼裝扮呢?空氣感的瀏海、微捲的髮絲、明亮的髮色,頭髮稍微向後紮而露出的頸線和鎖骨,引導視線的精緻小耳環和細頸鍊,飄逸的裙襬,不能太高調(昂貴)又略顯品味或帶有一點可愛感的提包;色系舒適不暴露,卻又露出纖細四肢、曲線合身的衣著,微微透露著良家婦女的貞潔和性感。再加上若有似無的暗香、精緻而自然風的妝容(粉嫩色系為佳)。既充分展現女性魅力,又透露出「我很安全/純潔」、「我的性感只屬於你」、「我不奢華浮誇」、「有持家的潛力」等等訊息。輔以角度優美的微笑,輕聲細語而略帶可愛的口條(比平常講話稍微高一點的音調)。可以說這時候的女人,從每一根頭髮到腳指甲和表情,都是完美設計好「可以勾起男性興趣」的模式。那麼,要怎麼學到這一套呢?市面上自然有各種時尚雜誌、美儀課程和專家可以幫妳打理和調教。不過這類潛規則相對也造成聯誼或相親活動中的女性們,有著過高的相似度的問題。

  綾在剛開始登記婚友社的時候,穿著自己平常穿慣的名牌style,嚐到活動場合被冷落的待遇。紅娘毫不客氣地告訴她像她這種表現出幹練、高薪(花費也高)訊息的女性,在婚友市場是不受歡迎的,她必須把自己「降級」為溫順的可人兒,男人才不會感受到威脅。這彷彿對她一直以來的努力和成功當頭棒喝,將她作為一個「人」的價值(事業、自信)踩到地下。原來成為一個獨立自主又事業出色、外型亮眼的人反而是票房毒藥,她必須塑造自己生理性別受期待的形象,才能為社會所接受,即使是裝出來的。

  人肉市場裡,什麼都可以稱斤論兩,什麼都可以打造。各種職業女公關等級的說話術就不用說了,從牽手、擁抱到接吻的眼神,做愛的姿態都有人教,讓妳「第一次抓住男人就上手」。甚至連「如何嫁給富豪」都有指導手冊,例如正確的洗臉保養方式讓肌膚有光澤,必須避免的彩妝類型,該怎麼選擇美容沙龍、髮型設計師,如何選購內衣、什麼類型的內衣才受富豪青睞,要跟什麼樣的人往來,該住在哪一區,銀行開戶要開在豪宅區,打工進修的地點限定,還有各種提升自信的小手段。從裡到外,從生活空間到作息模式還有生涯軌跡,甚至說出口的每句話都能詳細規劃。如果把相關資訊都瀏覽過,真的會令人對這種「好女人養成計畫」(全方位獵男計畫)感到震驚,複雜與細緻度直比國家建設等級。

  說到這裡,難免讓人感覺好像每場邂逅都居心叵測,尤其是條件好的男性可能會感到擔憂,會不會找到一個過於物欲的老婆。這種文化必然也會造成男性莫大的壓力(男性經濟力同時會被特別強調評比),善於競爭的男性也懂得有意無意暗示自己的行情。每個人的身價都貼上標籤等級,稍微次一點的則學著吹捧自己,畢竟挑到一個令人稱羨的老婆,也算男人的勳章之一。

  女性同樣會發展出各種機制來測試聯誼中的男性,誰才是真材實料,誰又只是虛張聲勢。比如戲裡演到的,女孩們會故意邀請外貌佳但是品行不好的女生加入聯誼,觀察男性是會與她保持距離(然後自己再去靠近這位男士),還是趁機吃豆腐(那就可以排除考慮)。女性私底下也有各種抹黑與勾引的小手段,彼此在聯誼場合合縱連橫著,亦敵亦友地互相輔助/干擾彼此奔向幸福人生。如果想要有更多認識男性的機會,就必須加入女性社群結夥出擊(聯誼),一方面要能夠融入社群文化避免過分突出被排擠,一方面又要能在男人面前悄悄突顯自己(甚至利用同行者),這場遊戲要玩得好,勢必得磨練出一套察言觀色的本事。

  雖然不能說沒有那種一心只想當鳳凰的女性,我們仍然要瞭解到,之所以這麼處心積慮地把自己嫁得好,主要還是因為社會給熟女能夠獲得肯定與尊重的生涯選擇並不多,對「女性」角色的想像薄弱,又處處攀比,才發展出這樣的生存策略。只要經濟環境改變,市場模式自然也會改變。怎麼從婚活中找到條件合適,也跟自己心意相通的另一半才是重點,否則困於婚姻利益而相敬如「冰」的夫妻,也是所在多有。

1280x720-t-s.jpg

「看著同齡的女性把遊戲完成得漂亮圓滿,我就會感到憤怒不平。」by綾

  綾從一個想要被人羨慕的少女,唾棄著平凡投身大都市,再被都市的遊戲所吞噬。表面上看似得到了一切,事業、金錢、婚姻,但她同時也被更高級的條件篩選著,永遠都有她無法企及的地方(比如真正上流社會的港區人際圈)。一跟別人比較,抓到手中的似乎又沒價值了,可是自己又實實在在地享受過那些最頂級的待遇,社會地位也為大部分人所欽羨,這種矛盾感最終淘空了她。究竟,幸福是什麼呢?如果是嫁個好人,那麼「好人」的定義又是什麼?曾經理想的丈夫,終究還是有缺點,看著他的缺點又會覺得「我只值得這樣了嗎」。帶著欲望去追逐、跟其他社會人一起玩轉起這場遊戲之後,勝者到底「贏得」了什麼?他人的嫉妒始終多於羨慕,戴上冠冕的同時就是接受別人扯後腿的開始。當察覺到其中的疲憊而想要停止時,卻發現自己也只是其中一個角色罷了。玩或不玩,遊戲都存在那裡,都會隨時被比較,只要在都市裡,好像身上的標籤就沒有撕完的時候。一度喪失鬥志(也受夠了)的綾,拋開人們對富裕的過度想像,選擇一種相對平凡的幸福模式再婚了。但人生還沒結束,誰知道會不會在下一個轉角發現自己新的欲望跟可能性呢?

媒體刊登/Nippon Caf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玩物尚志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