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醫學研究的最終目的是「預防」而非「治療」,那麼追本溯源的研究方向是必然的。

那科學呢?

因為我對科學實在沒多少概念,所以不曉得人類在發現原子核的構造之後,代表性傑作是不是核彈跟核能,也不曉得有沒有發現最小粒子對未來的人類有多麼重大的意義。以我淺薄的知識只會將科學對人類的貢獻放在應用上來看待(但不表示瞭解它的基礎不重要)。

經過今天中午意外帶了一位視障阿姨坐公車事件之後,我不禁思忖......現今生活上接觸到的科技似乎朝著帶領全體「正常/健康人類們」提升生活品質的方向前進(當然更專業的那些研究離我們這種小老百姓太遙遠無法切身感受),在我們的聯絡用具短短數年內從BBCall變成無所不包、沒帶就像沒穿內褲的手機之後,大環境對於「不是那麼正常的人」是否有提升相對的便利?

人行道的導盲磚常常鋪到一半中斷,無障礙斜坡更是常蓋在奇怪的入口(好像分明是想讓人找不到一樣)。光是「交通」這件生活最基本的事情,對身障者來說都很不容易。身障者多半求職困難,尤其盲胞,我還真一時想不出來他們能做什麼工作?即便家人撫養也會是經濟重擔,而他們的生活卻必然要花費得比正常人更多(非常多),比如三餐無法自理必須靠外食、出門不是鄰近範圍就得靠計程車。

中午我帶視障阿姨坐公車時第一次感覺到「原來光是想坐上公車就是這麼辛苦的事」。首先是走到公車站,路上多半沒導盲磚,就算聽聲辨物能力超強,成功閃過可能在各巷口遇到的車子抵達站牌,以現在的公車站來說,看不到也根本沒辦法知道來的是什麼車。因為今天每過一輛公車阿姨就問我那是幾號我才注意到,對啊!公車站根本是個對視障者完全不友善的地方!導盲磚只會直直經過站牌區,不會有提醒的設置,現場也沒有語音通報(明明有的站牌都已經設置跑馬燈告訴乘客幾號車快來了啊)。就算走得到站牌,一個人也上不了車。再者,當我告訴阿姨那是她要坐的車以後,她仍不太能靠自己攔車、上車。即使車子已經經過她、停在前方了,她也無法像一般人快速跑過去搭車。今天她很怕車子跑了,所以讓我先放下她的手衝過去請司機等一下,但在我回過頭要扶她時,卻看到她已經走出人行道、走入車道,而且很靠近公車排煙管,著實讓我小小嚇了一跳。如果我今天沒有過去搭話呢?她會怎麼坐公車?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我難免這麼想著......

那麼,始終來自於人(惰XD)性的科技,除了讓人類活得也許更空虛與不用心、造成人與人之間愈來愈遙遠的距離以外,是不是應該還有一些更根本的應該改善的問題為人所忽略?在科學家們進展緩慢地發明腦波測量儀、利用瞳孔對閃爍光源的反應定位,給癱瘓者或漸凍人操作電腦的機會之前,為數更多的身障者的基本生活能力是不是也要更積極地改善呢?

我相信Facebook毀滅了人類也不會因此孤寂致死(搞不好它存在反而更會促成這種事);手機沒有拍照功能也不會讓自拍者痛不欲生;電子鍋如果沒被發明人類還是有飯可以吃。但是,能不能讓那些無法達成「我們本來就能做到的事」的人,享有「與正常人一樣的行為能力」,至少我認為這是比一直推陳出新那些讓人類可以活得更隨便的東西,對科技來說應該更有意義的事。

創作者介紹

玩物尚志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