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RTR4VOSY.jpg

  在我們每天忙碌於工作和生活中時,難免會把注意力集中於幾個切身而短暫的問題,比如家人的健康、感情狀態、手上案子順不順利,辦公室的誰誰可能是隱憂。不知不覺,時光就這樣過去了。畢業後一轉眼十年二十年,隨著身分的轉變(結婚、生子)被賦予新任務,每天辛苦地面對不斷而來的抉擇,人生就來到了中年、晚年。年輕時候難免迷惘,想要追求更宏觀的存在意義,很快地,就在四十歲左右認知到自己的平凡,而且發現維持平凡本身的不簡單,進而甘於平凡。每天煩惱的,仍然是左鄰右舍家人朋友間的摩擦,還有經濟上的不安或貪想。也許在步入中年之前、初感疲乏的時候,我們都曾經疑問過:到底活著的意義是什麼?活著的目的又是什麼?為何生存令人疲憊,這一切是否有什麼道理?但我們通常也沒有太多時間一直思考它,便又要回到柴米油鹽的生活去了。

  很多人提到死亡,容易冒出恐懼與忌諱,甚至憤怒的情緒。我的家人裡,有人就不喜歡去慈湖一類地方,或者不喜歡「黑色」,都是因為忌憚於死亡,好像靠近它就會沾染到什麼不好的東西一樣。從小我就疑惑,為何有些人對死亡特別有情緒呢?這不是每個人必然的結果嗎?我們看到樹上的果子掉到地上腐爛,何曾為此感到害怕或繞道?曾經有位朋友跟我說他很怕死,究其原因,是因為他對活著有許多貪戀,有太多想做與想得到的東西,即便我們都知道人世所有的「得到」都是一時。因為怕失去享受的機會與資格,所以害怕死亡。由此可知,對某些人來說,死亡並不是生命的過程,反而是跟生命壁壘分明的另一種狀態。但我們卻可以把花開花謝視為一個完整的過程,也是挺矛盾的。

  身為解剖專家的養老孟司在《那些死亡教我如何活》的跋裡提道,死亡是一種人稱的轉換。當人活著的時候,使用著「你」、「我」等第一人稱的代名詞,但「屍體」卻只是第三人稱,而且幾乎是僅限於稱呼陌生人使用。我們會叫自己死去的親人朋友名字,而不會以「屍體」稱之。這種行為可以視為一種心理狀態的劃清界線。另外還有一個有意思的說法是,因為人們太過偏愛自己,所以難以忍受自己的一部分流露在外。比如在嘴巴裡的口水並不髒,但一吐出來就變成髒的。人的體液、排泄物、屍體,也是一樣的概念。因為屍體是「將來的自己」,是已經腐壞的不會變動的部分,像是被遺棄的垃圾般,它很難再被視為一個「人」來看待,而是另一種「物體」。但是它原本又是跟自己一樣活生生的人,就是因為如此切身,才讓人嫌惡、恐懼。

  攝影師郡山宗一郎拍攝的一系列孤獨死後房間的照片,在網路上曾引起不小的關注。我想對很多人來說,最讓人震撼的或許不是滿屋子的凌亂或窗戶上的蒼蠅,而是殘印在榻榻米上,深深的一抹人形印漬吧。原來死亡以後,血肉是會液化的。那抹污痕昭告著某個生命曾經存在過的痕跡。讓我們每天都感到艱辛、沈重的生命的重量,最後的痕跡也就只是那咖啡色人形。看著那流滲到地板底下,即使拆掉地板也印到水泥地理的褐色污漬,不免讓我有種自己的某個部分好像也跟著流在那裡的感覺。我想只有在直面死亡的樣貌時,人才能真正「看到」死亡吧。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MV5BNzBmZWFiOTItZjkwNi00NTFhLWE2OWUtNDZmOTE3MmRkYzgyL2ltYWdlL2ltYWdlXkEyXkFqcGdeQXVyMzU5NjU1MDA@._V1_.jpg

  這是一部改編成功、敘事流暢的電影,沒有太多的拖沓與矯情,將原著的痛苦、希望和掙扎,很好地控制在兩小時說完。張馳得宜的掌握,讓觀眾可以輕鬆投入看完。選角方面,擅長內斂演技的麥克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這次仍然表現亮眼,詮釋不擅言詞的退役軍官十分到位;艾莉西亞薇坎德(Alicia Vikander)也不是第一次扮演愛恨分明的女性,兩人搭配的效果很不錯,從前段的款款相思、濃情蜜意,到一度決裂都表現得非常自然,也不過分煽情。可以說選角是決定這部電影是否成功的一大關鍵。

  故事的結構很簡單,裡頭的人性卻發人省思。一戰退伍的湯姆,在受盡戰場洗禮後,為自己生而為人的意義所困惑。表面上是受人尊敬的戰爭英雄,心裡卻無法說服自己忘卻奪人性命的罪惡,因此他選擇孤身到遙遠的無人島守燈塔,為船隻指引方向,同時也為戰場上死去的人們贖罪,這是他回報上天讓他獨活的方式。小鎮姑娘伊莎貝爾為這個孤獨的男人所吸引,幾番試探後終成眷屬。她的出現為湯姆無謂的人生帶來了一絲色彩。然而兩人的幸福始終無法完滿,多次流產讓伊莎貝爾難以承受,這時海上飄來的孤兒成為她唯一的安慰。為了妻子,抱著僥倖心態的湯姆留下了這個孩子,為她取名為露西,並傾盡所愛地養育其成長,以愛來補償這個被他們私心留下的孩子。然而好景不常,他終究在某天發現了孩子的生母是誰。這讓他無法忽視另一個女人的喪子之痛。他的好意安慰,也讓事件導致警察找上門來,將孩子尋了回去,還莫名背上殺害孩子父親的罪名﹍﹍

T10.jpg

  看完的時候,我心裡想著,上帝給了人類多麼精良的設計。祂讓我們有貪欲也有恨,但同時給予無私的愛的能力,收拾我們因自私造成的殘局。祂給人謊言的考驗,也同時賜予了寬恕、思念和希望,讓人們在受傷後得以慰藉,給人們被時間療癒的可能。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140H1103I4.jpg

  近幾年來,各國開始留意到「貧窮」這個主題,試圖釐清政治、經濟、家庭方面的因素,並希望能從中抽絲剝繭出些許改善的方式,不論透過社會福利也好、政策改革也罷。漸漸地,人們愈來愈感受到自己往貧困方向靠去的現實,也對貧窮有更進一步的理解。若是社會整體的貧窮化,這種所有人一起的現象,反而是相對比較有「安全感」的危機,也比較容易經由體制調整或互助來改善。相對於此的,還有一群不為人知、不被看見的特殊貧困族群,她們因為性別在文化上的劣勢,還有天生殘疾或家庭環境,而必須徘徊在最底層的性產業,甚至無法從事性產業養活自己,這就是我們今天要介紹的最貧困女子。

  先前我們有提到NHK做過下流老人的主題,提醒所有消失中的中產階級們,貧困很可能在未來等待著我們。在該主題我們瞭解到,日本的最低生活保護(低收入戶標準)差不多在150萬左右,這也是維持生活品質和正常活動、社交需要的最低收入。然而在日本單身工作的女性中,每三人就有一人的年薪未滿114萬日圓(約台幣34萬)(註1),而日本的母子家庭,約半數是不滿125萬的貧困階級。

  日本女性要順利進入職場成為正社員(正職員工)必須擁有學歷和還OK的長相,如果沒有則會變得很困難。也許一輩子只能當沒有獎金、無法升遷的派遣或契約社員,公司也隨時可以解約而無須付出資遣費,可以說生活非常沒有保障。相貌不佳的人在公司裡則經常容易被忽視,無論如何努力,可能都比不過長得可愛卻不特別認真的同事。

  許多貧困女子原本有一分足堪餬口的工作,但因為遇到黑心企業,搞壞了身體而被迫辭職,從此找不到像樣的工作,淪落到付不出房租的窘境。也曾經有媒體報導,畢業於國立大學研究所的女性,在內定進入企業後,因適應不良而離職,就再也找不到正職工作了。這是日本女性在男性為主的職場文化下,殘酷的處境。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