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1.jpg

  近期看了幾部關於創作和夢想的作品,其中有些十足熱血的、有些關於失敗的。大部分時候我們在媒體上能讀到的都是勵志故事。有句話說得沒錯:夢想要去做才有機會實現,如果沒做就永遠不可能成功。我們通常如此激勵自己,但也因此甚少人好好來聊機率比較大的失敗面,還有追逐到了卻發現跟自己想的不一樣,或者付出的代價比預想來得大的現實。我認為一味鼓吹熱血,或許不是那麼負責的行為,因為不見得每個人都有足夠的資源承擔結果。夢想,不見得跪著就可以走完。如果人們更早瞭解困境,會不會痛苦就能減少一些?這是我至今仍在思考的問題。

  這裡談的「夢想」,是以「創作」為主的類型,包含音樂、藝術、漫畫、文學,如果你的夢想是開一間店,那不在此列。在創作型的夢想路上,才能跟機運很像是上帝發了一手牌給你,你不知道總共的牌數是多少,所以也無從推測自己的得勝率。你的籌碼就是青春,以及青春所能賺取的錢或良好的姻緣之類,穩定生活比較能夠得到的東西,還有尊嚴和健康,莊家則是上帝。

  《特許時間的終了》是導演太田信吾最初為了紀念青春熱血所攝,從自己和兩位玩音樂的朋友增田壯太、富永藏人剛畢業的少年時期開始,直到七年後增田壯太自盡為止。主要的紀錄對象,是17歲就得到音樂獎冠軍的增田。由此可知,增田應該算是有點才能的人。富永藏人則比較接近一般人,喜歡音樂,但自覺沒什麼天分,所以雖然跟著增田玩音樂,也可以接受回去上班過一般人的生活。戲裡有一幕既諷刺又一針見血,某位新銳攝影師被導演介紹給富永認識,那位攝影師毫不避諱地對富永說:「你就是個普通人,跟增田不一樣,像增田那樣的人只要跟他聊天就會想聽他的作品,但是你的作品我完全不想聽。」或許是為了做最後的確認好讓自己徹底死心,自知沒有才能的富永還是花了一年時間避居到鄉下進行音樂修行,音樂夢結束於一場沒什麼喝采的地方發表會。

03.jpg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7gubar-tmagArticle.jpg

  雖然還沒到聖誕節,情人節也過了,但最近很湊巧地卻在不同的朋友圈、網站甚至戲劇上看到討論(抱怨?)男女互看不順眼的困境,這以前很少發生(我的朋友大多感情穩定,所以不太討論情事)。我剛好藉此瞭解一些異性朋友的想法,或許同樣單身的人可以想想自己是不是有一樣的情形。

  為免解讀偏誤,這裡先聲明本文不戰男女、不分對錯、不替誰背書,僅就現象討論,甚至我希望是對兩性有益的。如有相似經驗引起不適,深呼吸有助您繼續閱讀。

  不曉得是不是基於損失厭惡(Loss aversion)的原則,如果你問單身男女在尋覓對象的過程中,初步相處的經驗(包括邀約過程、吃飯、共同活動),很快可以發現他們對異性的群體印象,比較容易著眼在少數不舒服的行為上,而且可能缺乏與當事人溝通/釐清動機的機會就say goodbye了。

  例如PTT月經文「男生到底該不該請吃飯?」,男性會明顯厭惡坦然接受甚至覺得「應該」的女生,而且幾乎必然會有人提起,女性「只有」在付出的時候才講求性平(集體印象1)。稍早我也看到另一篇,是一位年近30的男性分享工作場合還有生活上接觸到的年輕女性(25歲前)「大多」追求物質、擇偶條件六萬以上、自己只賺兩三萬、沒有職業志向、月光又愛出國(集體印象2)。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