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B13.jpg

  看完本片之後,為之感動的遊子(或曾遠走他鄉求學、工作過的人),想必不在少數。這部片經過導演的巧思,在許多方面都應用了對比效果,如果將影視作品視為一首詩來看,它肯定是一首對丈工整、格局方正、前後呼應的律詩吧。

  關於主角艾莉絲從片首到片尾的轉變,已經有諸多人提及,也是每位觀影人顯而易見的感想。艾莉絲如何從被凝視的女性角色,過渡到自我凝視的階段;如何從自我感渺小、被他人推拉著前進,到能夠堅定自信地逆流(主流價值)、選擇屬於自己的幸福,蛻變過程令人激賞。除此之外,我更想關注在較少人討論的,這部戲所展現的女性社交文化,它同樣以一種群體的規則對比了艾莉絲的個人成長。

  雖然現在不若50年那麼明顯地將女性的幸福和「嫁個好男人」綁樁,但我想即便是現代女性,多少也還是浸淫在一部分這樣的社會價值觀底下,熟悉成自然,因而比較少女性觀眾在看到這樣的電影時,對這一點有所質疑。

B05.jpg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53876323.png

  前兩天偷了個空看《葉問3》,自己都覺得奇妙,其實這樣的英雄片並不是我的偏好,這個系列倒也不知不覺看到了第三集(可能要感謝電視台的強力重播?)

  進戲院前,我還是先查了一下觀眾評價,不少人覺得第三集是全系列最感人的一集,除了武打部分維持一貫精彩以外,加上葉問和張永成的感情戲,似乎讓人重新回味早年那種內斂美好的愛情。於是抱著些許期待進場了﹍﹍出來時卻有那麼一點失落。武打戲和愛情戲都有一定水準,作為一部中資商業片,《葉問3》的表現並不差,呈現效果對得起它的投資人。但我同時也想起前幾天看的古龍紀錄片,還有台灣早期戲劇以至現在的鄉土劇,感覺到一個橫跨6、70年的共通點:看中式戲劇,我們總會習慣性地先問: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壞人總是窮兇惡極,他們往往自私又愛錢,什麼事都做得出來,只對自己身邊的人好,或者根本不好,連身邊人都隨時可以犧牲。好像壞人就是天生的人渣,只會做壞事。而好人呢?擁有民族最後的良知,永遠不會犧牲任何一個他人,而且總是把自己擺在最後。所以我們給予「好人」無比的信任,忽略他的七情六欲;我們同情「被壞人利用/欺負」的弱者,無視他的缺陷;我們厭惡自私的人,覺得他一定會為了自己危害別人,不會去救苦救難。

  在日常生活上,也經常這樣分辨人,輕忽地信賴「看起來像好人」的人、排擠犯罪的人,被人性利用以後才驚覺「誤信歹人」(可是不承認自己貪婪無知)的狀況不少。直到21世紀還看著這樣的電影,我突然有點感慨了起來。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hildren-painting1.jpg

「酒鬼薔薇聖斗」這個名字,這幾年總會伴隨著兒童割喉案被提出,漸為台灣觀眾所知。這是一起發生在1997年、轟動全日本的神戶小學生殺人事件。由於少年A犯案時年僅14歲,此案後日本法令為其下修刑罰的年齡限制,但其後仍然一再發生12歲、11歲等越發年輕的犯罪事件。

2002年,台灣實業出版了心理學者三沢直子,因應這次事件而針對現代小學生作的心理測驗與家庭分析著作《神戶小學生殺人事件:剖析現代兒童心理》。當年的我寫了一篇報告,猶一邊慶幸台灣尚未淪落至此。只是2002年的台灣逐漸增加弒親和援交新聞,讓我覺得日本開始暴起的隨機或青少年殺人案或許是一記警鐘,值得國人借鏡。

沒想到14年過去,當年慶幸未發之事逐漸變成現實。一向輕忽的台灣社會,是應該開始對諸多經濟、教育等社會問題,以及大環境習性的改變,有更深刻的理解跟處理了。

重新提起這個案件和書,重點並不是在剖析單一個案。酒鬼薔薇聖斗事件在書中僅是引言,而且令人遺憾的是,少年A在2002年感化出院,一天牢都沒坐,也未曾後悔自己犯案,更利用案件自傳大賺一筆生活費,讓人不禁想重新檢討司法制度的僵化和難處。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Z01.jpg

  若要提到吸血鬼,應該很多人跟我一樣,心中首先浮現布萊德彼特跟湯姆克魯斯那俊美無儔的臉吧。1994年《夜訪吸血鬼》上映的時候,萬千少女的心也跟著被螢幕上費洛蒙全開的兩位男主角緊緊擄獲了(包括當年真的是少女的我),好一陣子女生們都在熱烈討論兩位帥哥、不放過任何關於電影和吸血鬼的相關訊息,本片更是直接捧紅了布萊德彼特。同人誌市場持續幾年充斥著《夜訪》的二創,以及各種歌德式吸血鬼美圖。

  如果你也看過1972年開始連載的《波族傳奇》(臺版於1994年由尖端出版社出版),應該會發現《夜訪吸血鬼》的橋段和主題,與波族有頗多雷同之處唷!例如以兩位青年吸血鬼為主角、成為吸血鬼後對「人類」身分的執著、都曾經收養父母雙亡的小女孩、族人信仰著最古老的血統、到了近代有人追尋他們的足跡﹍等等,不禁讓人懷疑作者是不是暗地裡也是個波族迷呢?

  後經查證《夜訪》小說寫於1973年,出版於1976年,跟《波族》的連載時間不謀而合,只能說是個東西方美麗的巧合,或許上帝同時給了兩位作者暗示吧。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