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5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00.jpg

  這部片雖然情節簡單主軸清楚,也不至於編得懸疑緊湊,甚至有點枉費裡頭小組成員們的背景設定,倒是提供了幾個耐人尋味的細節作為餘韻。散場時,我腦中很難不縈繞著《駭客任務》的膠囊選擇題:當你發現現實非你所願,你會選擇痛苦地看清還是繼續活在希望裡?或者我們可以換種不這麼殘酷的選擇,對看清之後仍抱持可以改善的渺茫期待,或乾脆不要知道比較好?

  我們對於新聞的期許,是揭露真實(也許單面、也許多面),還是呈獻我們想相信(至少要是能接受)的世界呢?這個問題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會回答前者,但真正有勇氣面對「可能被現實擊敗」的內在壓力的人,或許也不是那麼地多。

  我們都需要一些積極活下去的理由,比如相信努力終會有收穫,即使努力後平凡或更慘的人比成功的多;比如相信有人能夠優秀地領導整個國家,即使相反的例子才是常態,而優秀的領導人傳記裡面不會提到被犧牲的那些人;比如相信每個人都有致富的機會,即使比起階級流動,階級複製更理所當然,而真正的上流社會不容入侵;比如相信明天會更好。但更多時候我們真正想要的,是明天「一定得」更好才行,不然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

  人們總是害怕關於生存的「信仰」被挑戰。對於小布希的支持者或相信美國是偉大國家的愛國份子而言,總統醜聞無疑是撼動他們世界的炸彈。於是他們肉搜、群起抨擊,以一種獵巫的形式排拒可能真相,因為一旦這個真相被證實,他們理想的國家還有立足世界的觀點就會瀕臨危機。所以小布希到底有沒有運用特權逃避戰役,是不可碰觸的禁忌。觀眾藉由「相信文件是假的」、責怪別人陰謀黑心,模糊可能的事實,作為本能上的危機處理。事實究竟如何,都不如(自我的)世界平和來得重要。不過反過來想,避揭露真實不也等於潛意識地肯定了事實的可能嗎?激動的永遠會是被動搖的人,轉移焦點的也是最不想知道答案的人。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過去一週,有三件藝文訊息令人注意,第一是製播了688集的藝文頻道「藝想世界」結束了。這個製作費捉襟見肘的節目,義無反顧地製作了三年,邀遍各界藝文工作者,幾乎是台灣藝文界最清晰的群像圖、資料庫,可惜不敵媒體寒冬終究熄燈。或許記者會常常只有小貓兩三隻是條線索,但是至少曾經有一群人,忠實努力地記載與推廣,讓我們發現這個小島其實有源源不絕的藝文能量,相較薄弱的美學教育,堪稱奇蹟。

  其二是台北市今年跨年活動,古典樂表演的指揮費被議員質疑太貴,臨時由國際指揮家吉博‧瓦格改成青年指揮吳曜宇「無酬演出」,僅25個準備日,算是「給他一個舞台」也「省下一筆」。

  第三是青峰發文請私拍表演的歌迷們不要來看演唱會,突然間大家才注意到看表演有規矩。當然也有一些聲音說他們為了多賣DVD才禁止,這個我們後話。

  每當看到藝文新聞,好像總圍繞著一樣的問題,容我從其他新聞談起。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在某位朋友那兒看到一篇轉貼,內容是「15部不適合在初次約會看的電影」。扣掉後面幾部畫面過於暴力血腥令人不適,我倒是滿意外有幾部上榜的原因是會讓人誤會你有性癮、難以確保你們往後關係忠誠,或者劇中人不幸的家庭會讓人對即將開始的關係很掃興。那位貼出的朋友直言,不如置之死地而後生,直接帶去看反應免得浪費彼此時間,如果對方只能看到肉慾,不交往也罷。不可諱言這似乎也是種方法(笑),只是預期大概會有個尷尬的下半夜。我倒是因此想到一些可聊聊的點,讓我們重新考慮約會是不是只能選擇最安全的文藝愛情片(但男生可能看到想睡還得裝作很好看)、讓彼此有機會勾勾手抓抓袖的恐怖片(可是很多女生不敢看)、分泌多巴胺增加幸福錯覺的喜劇片(要是不好笑就糗了)。

  血腥暴力片就跳過不提,畢竟再有內涵也會有人受不了,如果從頭到尾大部分時間只能摀面確實不如不看,畢竟是去約會不是去受刑。但文章的另一些觀點有些意思,為什麼性愛場面寫實的電影,即便內容深刻也容易引人誤會呢?

  前些日子,有位三十出頭的男性朋友悄悄說道,他現在才知道原來精子與卵子是在「輸卵管」相遇的啊!頓時眾人一驚(可能只有我一驚啦),我才突然發現,原來上課如果不專心聽或那堂課請假,我們的性教育竟是如此貧乏。除去生理知識,「性」這回事除了與AV掛勾以外,似乎就在生命教育中空白了,更別說性與心理、人格之間的關係,以及其間交互作用對自我、人生、關係影響的層次,還有超脫肉體和欲望之外的意義。導致我們一提及性,總是要神秘兮兮地「矮額」一番。
又曾經有一回,男同事拿了一篇譯稿過來找我,我們經常會這樣針對內文討論修改,但那次他顯得有些神色不定,左顧右盼後,指著某處說「這裡,我們通常都會說『╳╳(消音)』吧?」我:「啊?你說什麼?」同事:「就是『╳╳』啊」(再次消音),我一時沒看懂他的嘴形,瞅著他有點不耐地催促他說出來,於是無奈之下他奪過我的筆在旁邊紙上寫下某個直白到難以代換的性愛詞彙,還瞄了一眼隔壁剛畢業單身的清純大學妹怕她注意到。我沉默兩秒,他看著我既尷尬又意味深長地微笑,我想他心裡應該在向我傳遞「妳懂呴」、「唉唷怎麼辦哪」電波吧,而我也以微笑和皺眉以示傷腦筋。

  這讓我察覺,有多少場合當人們提及性事,只能用「這個」或「那個」來取代,又或者更多的時候是眼神交談可心照不宣,人們「這個」、「那個」輔以各類手勢和眼波,從來不會彼此會錯意(也可能根本會錯意),但始終不能言說。當然,如果他那時鏗鏘有力、內心坦蕩地在辦公室裡講出那兩個字,我一點也不會因此覺得被冒犯,但我也可以猜到後面的同事們八成都會轉過來看我們,說不定還要一陣訕笑追問。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age00.jpg 

  「當人們尋求希望的時候,傾向給新人機會;但當人們面對恐懼的時候,則會趨於選擇熟手。」善用人性趨避原則之人,往往能夠掌握優勢,或許我們都應該在選擇(舉)之前,再次確認自己對局勢的認識是否全面。

  政治題材的電視電影這些年表現愈發出色,早年日劇《Change》藉由選舉過程的操演,透過主角之眼認真經歷一遍選戰的洗禮、現實的打擊,以及當選後的政治角力,勾起人們回想領袖和代議制存在之必要,並且讓觀眾和朝倉啟太一起,逐步認清政治對個人影響深遠。或許當初推出,頗有刺激長期政治冷感的日本社會之意。不過這種只要押對候選人便樂觀信賴其良心與能力的天真,畢竟只能引起關注,無法進一步探究政治背後各種層面的算計。《危機女王》倒是給了一個更實際的切入角度。不曉得在美國總統大選之前上映,是否也有其用意。

01.jpg 

  在我看片當日稍早,一位朋友新發表了文章〈幸福人生全因政府助推?評《Why Nudge?》(為什麼助推)及其翻譯〉,看完正好有些和電影呼應的地方,在這裡提出來一起分享。寫作《Nudge》的兩位作者,紛紛被美英政府延攬為重要幕僚。簡言之,作者認為由於人們沒有足夠的時間和訊息量去評估每天所做的選擇,因此大部分時候,人們會在訊息不足的情況下做出直覺性(或許非理性)的選擇,可能因此危害健康或安全。有鑑於此,政府或者企業在推行政策或商品及服務時,應該採取一些技巧,以擺放/包裝的方式、法定規格等手段,誘使人們做出對他們較好的選擇(比如在營養午餐中將健康的食物擺在比較好的位置供人取用、限制醣類飲料的瓶裝大小)。這事實上也已經實行在許多產品設計、公眾空間等生活細節上,只是人們往往以為自己的選擇完全出於自主。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