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n 24 Tue 2014 19:16
  • 偏見

workplace  

早上看到一支實驗影片,拍影片的人說他看到法國人測試路倒後路人的反應,結論是他們只救西裝筆挺的人,於是拍攝者穿著衛生衣在SOGO門口也裝病路倒看看,很快就有幾個小姐圍過去關切。我自己因為通勤的關係每天搭交通工具,也碰過幾次旁邊乘客不支昏倒的情形,通常都會馬上有人幫忙按摩讓位,問需不需要喝水吃東西。有時候熱心到我在旁邊都覺得倘若昏倒的是我,說不定反而困擾的程度(喂)

如果在社群上或跟朋友提到某些「社會認定上」專業技術比較低、薪酬比較低的行業或藍領階級的社會地位,也馬上會有人「提醒」不可以歧視他們,在在說明臺灣人其實大多都知道必須同情弱者。可惜與之相反的是,我們貼標籤之迅速(定義誰是弱者、定義誰非我族類、定義誰有偏見<這本身可能也是一種偏見)的能力也不遑多讓。或許是因為這樣,那些(社會分類下的)弱者才會一直處於困境較多的狀況,而也許就算愛心氾濫的人們也不自覺,自己亦是共構的一份子。

為什麼我們必須討論同志、跨性別者、失婚、工人、服務人員、計程車司機...不管是生理、境遇還是職業性質上的某些人需要「被尊重」?那是因為你其實也知道他們現況是「不太被尊重的」,不是嗎?是不是當我們真正不再直覺(主觀)地認為某一類人是社會弱勢(或者「很特別」、「跟別人不一樣」)、不再急著提醒別人尊重他們的時候,才是真正去歧視的時候?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un 06 Fri 2014 23:40
  • 失婚

rainwindow  

結束了

連同某些去愛的能力和熱情一起消逝

只剩下悲傷擱淺在趾尖

你想不起來是什麼確切的原因讓感覺改變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