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內容有捏,想看電影的請迴避)


學生時代,我曾經有一陣子就像吸血鬼熱潮般,喜歡描述無盡的孤寂或極致的惡那樣的題材,沉迷寫出由於過去經驗有著嚴重性格缺陷的心理師如何以心理學側寫嫌犯、類似CSI心理版的故事,或者吸血鬼殺了他最親近的同伴,只是因為掙扎於某些宿命的問題,但又必須迎接同伴消失後更深的痛苦之類的故事。也曾經很想理解快樂殺人心理之所以極端的理由,直到今天看完電影,我感到自己已不再那麼想要理解究極的變態時,才發現當初吸引自己的是什麼。我想,那是一種本能對於極致=純粹=美的崇拜或誤解吧。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