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我會看到哭,因為歐洲片並不煽情)

05

  結束不愉快的婚姻,正在協調小孩撫養權的盧卡斯人生一切歸零,只剩下獨自一人住的大房子和一條狗,他找了一個幼稚園褓母的工作,只想低調地重新開始生活。一天,他死黨的小女兒親了他,並且給他一個心型禮物,他和藹地告訴小女孩說,親吻只能和爸爸媽媽,而禮物應該送給其他小男生們或者媽媽。於是小女孩又羞又憤下,告訴學園長她看到盧卡斯的性器。這下子讓全鎮的大人們都沸騰了,即使法律不起訴,盧卡斯的哥兒們也幾乎都把他當變態、購物中心也把他痛揍一頓轟出去,甚至有人殺了他的狗、排擠他的兒子。而他只能理性地和每個人澄清、忍耐,始終沒有失去理智,直到迎接他以為不會比離婚更慘,但其實一路下墜的聖誕夜。他忍無可忍抓著小女孩的父親直視對方眼睛說:你看到我的眼裡有什麼嗎?什麼也沒有!

  幸好這位曾經是他最好的哥們以對他的瞭解出發,終於慢慢理解事有蹊蹺。如果今天換作是一個不相熟的人呢?我想盧卡斯「性侵小女孩」的標籤會一直被貼下去,即使沒有證據、即使大多數人都只是「聽說的」、即使在這之前人們都真心認為他是個好人,一旦開始相信某個印記,理性其實經常不具作用,因為那都是建立在自己選擇相信的事物上。就像小女孩曾經坦承自己說謊,大人卻寧可認為她只是因為害怕所以忘記了事實而已,殊不知這些事實都是自己串聯想像的解讀。

  最後誤會冰釋了,他也漸漸修復和朋友間的關係。就在看似一切回復正常的一年後,他在照例和老朋友一起狩獵野鹿時,遭人持槍射擊......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