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_poster.jpg

  大概是託《屍速列車》的福,當年未在臺上映的《熔爐》終於也要搬上大螢幕了。想要提起這部片,一方面基於它改編自真實事件所反映的人性面非常值得警惕,另一面是希望同時也可以呼籲觀眾重視比起光州聾啞學校事件更嚴重的臺灣南部特教學校性侵案。韓國人經由電影和小說瞭解現實,積極修法改善特教環境,作為臺灣這個土地的一份子,我們也應該從相關事件認知到國內對特教環境的輕忽才對。

  《熔爐》改編自2000年至2005年光州聾啞學校性侵事件,即便電影讓不少觀眾為之憤怒,但實際上只展示了事件十分之一的面貌。或許為了不讓觀眾反感,在性侵和凌虐的部分幾乎點到為止,主要靠大人演員的表情來呈現猙獰,可以說非常含蓄,就連當初告發的老師在現實上被校方栽贓性侵一事都沒收入,還給了孔劉所飾演的新任老師一個掙扎是否舉發的好理由——經濟不佳仍要治療重病的女兒。而「壞人方」的校長等職員們,則被演繹成心理扭曲變態的特殊份子。這些安排都讓電影變得「更能為人所接受」,但也相對地付出了一個交換代價是:或許也讓觀者把它視為「特殊事件」,排除於自身之外。

  現實上校園集體性侵案不只發生在韓國,也發生在夏威夷、美國、臺灣等世界各地,而且相關人員的反應也十分相似,矢口否認、大事化小、官官相護,甚至說謊掩飾。如果個別去瞭解的話,會發現這其中顯示的是人性上共通的缺點,之所以特別容易在特教學校發生,只是因為那是相對封閉又溝通不良的環境,導致事件易於隱瞞而愈發嚴重罷了。

S001.jpg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C01.jpg

  這兩年由於社會事件的關係,精神病去污名化再次被提起討論。臉書上亦有團體成立專頁,用簡單的圖文解釋何謂精神病污名化,試圖讓更多人瞭解某些常見精神病並非不可理喻,而是可以控制、治療,也不太會對人造成高於常人比例的傷害事件。若能讓社會對心理治療有更健全的理解,不但可以提升精神病患者的友善空間、幫助其療癒及回歸社會,另一方面對所有人而言,擁抱負面情緒及諮商管道的宣導,也有助於增強整體社會的心理素質。畢竟每個人都有可能陷入憂鬱困境、或發生身心疾病,而我們都不希望自己在困難時,還要受到社會的誤解與排擠。

  很多人在聽到心理異常時,會有很糟糕的想像。這種出於不瞭解的恐懼,過去我也很熟悉。記得我第一次念變態心理學的時候,為裡頭所羅列的異常竟如此普遍而感到震撼。原來我們或多或少都有些異於常人的地方,而正是這些地方組合成每個人的獨特性。「異常」並不盡然是一件很不好的事,甚至很多時候正是這些異常處被妥善地轉化利用,讓我們在某些表現上可以突出(突出本身,也常被形容為「異於常人」不是嗎?)。不過話雖如此,我也可以理解那些不想理解、排斥的感受。

  硬是要人接受自己受不了的東西,效果總是不會好,那如果是經由戲劇來認識呢?當我看《閨蜜瘋上路》的時候,真心高興能有部片這樣自然又人性地探討正常人與精神病患者的界線。甚至我們還可以在這些患者身上看到某些美好的、或許我們在社會化過程中逐漸泯滅的特質,是值得再次學習的,讓這部片不僅僅是為精神病發聲,也能為普羅大眾提供一個更美好將來的想像。

LC04.jpg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ook.jpg

  原本是預定去看電影的,因為這次卡司備受好評,個個是實力演員,李相日幾年前改編同作者的《惡人》一直讓我印象深刻,所以對這次改編頗有信心,也十分期待上映。可惜所處縣市沒有放映,最後還是先看了原作,因此本篇是以原作的印象來寫的,但基本上故事架構跟主題與電影無異。

  《》和《惡人》有幾處共通點,可以看出吉田修一在人性關懷中比較關注的面向。人們對於「他人」的信任和對於「罪惡」的認知,往往比我們以為的來得脆弱。然而生而為人,「得到他人信賴」卻是出於本能的需求。我們是如此期待、也需要,那些與我們緊密相關的人們全心的支持。由於信賴,才使我們能夠安心面對外境挑戰、確認自己有所依靠,也明白合作能達到的力量。然而,讓這份信賴崩解卻又比想像中來得輕易。或許正是因為不安,當我們在脆弱時得到意外的支持才會分外感動,而當我們在滿心確信時被拋棄才會特別心痛。

  以挑戰認知這點而言,我認為《怒》的安排算是溫和的。作者選擇動搖的關係,大部分都只是初識不久,在彼此才剛要開始熟悉,正惶惑不安、還不確定是否要真心信賴的時刻。故事由四條支線交結而成,一是輕度智障、人生過得磕磕絆絆的愛子和單親爸爸洋平,以及在同一個魚市打工的外來男人田代,三人間各懷憂慮又彼此緊靠、希求幸福的故事。二是因為媽媽的不正常男女關係,不得不逃到沖繩小島的泉,以及小島民宿之子辰哉,還有背包客田中之間,充滿南國風情的純愛與青春悲歌。三是身為性少數而夜夜笙歌的優馬,與強暴對象直人發展出穩定愛情,進而成長的故事。四是追查東京殺人案的警官北見,與一起餵貓的女性美佳,兩人似陌生又似交往的關係。

02.jpg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K01.jpg

  夢裡相逢人不見,若知是夢何須醒。縱然夢裡常幽會,怎比真如見一回。——小野小町

  一首和歌道盡《你的名字》故事梗概。這是新海誠最新動畫作品,也是未上映就已經引起動畫迷討論、聽說看完必定眼角泛淚的佳作。一如新海誠向來的好口碑,這次作品承襲了以往的畫工細膩、色彩溫柔,在運鏡上也彷如真人電影全景拍攝般,做出流暢生動的動線。稍感遺憾的是時間分配上比重有些不均,前半鋪陳約50分鐘,在106分鐘的片長裡顯得冗長,也有點考驗觀眾的專注力。之後情節加速開展,一口氣推到高點就順暢許多,收尾稍緩,個人認為還可以縮短一些,整體來講是個極慢—快—中速的狀態,劇情也是中段即可推測。

  雖然緊張刺激的程度比我預想的來得隨興,但應該也不是本片要點,只要前段忍耐一下,經過堆疊與平淡後,哭點出現時也因此顯得特別有味道。而在那之前,你可能並未察覺導演已經默默在你心裡堆積了什麼。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prove-communications.jpg

  這兩天網路上實在太熱鬧了,我沒想到輔大性侵事件能延燒到這般地步。原本我是盡量不參與討論,因為我認為人的行為都是有理由的,且人是有共通性的。當我們指責別人的荒謬時,往往只是看不到自己在其他方面的荒謬罷了。另一方面,我也不希望自己是消費這件事的人,不論對受害者,還是相關人士,我覺得再多討論很可能也是集體的傷害,即便我不認同工作小組的結果,也不等於我想傷害他們。不過從921之後,看著身邊愈來愈多人批判、憤怒、愈罵愈烈,連平日裡溫柔嫻熟的朋友亦不例外;也看到在意見領袖發文下,即使多數人壓倒性地開導,仍然緊咬當事人錯誤部分,想據理力爭的夏派(我實在很不想群分巫派或夏派,因為有些人只是認為夏派說的也沒錯而已,不等於支持他們的作法),我不禁跟著好奇起﹍﹍到底是什麼讓他們這麼堅持訴說著自己的立場呢?純粹只是因為想站在事實上對話,所以不容一絲定義錯誤嗎?以下提出我觀察後的部分原因,或許同時也理解了他們,對話才有繼續或好一點收尾的可能。

  某些念頭,對他們來說類似於信仰,而每個人都有信仰(只是我們平常可能不自覺那是信仰)。信仰就是你堅定不移相信的事、人、真理。夏的諮商理論,在理論上是正確的,培力跟不要站在受害者立場那些,在某些時刻是有作用的,因為長期的受害者心態確實會讓一個人失能,所以他們用這種方式輔導受害者,期待能夠扭轉受害者的弱勢,擁有站起來抵抗事實的機會。但沒有一種諮商理論是對「所有人」、「所有情境」都有效的,這次失效了,受害者覺得不被尊重,所以反擊,而他們覺得自己的信仰不被理解(包括大眾和受害者等相關人士),因為有人不合作、也不懂那套理論的運作模式,誤解或曲解了過程,加重傷害,也傷害到他們的好意,因此他們想「釐清」,好證明自己的想法是對的。若有可能,或許還可以重新、繼續幫助受害人行使正確的諮商模式。

  「證明自己的想法是對的」這件事之所以要堅持,是因為「如果我的想法錯了,那我的人格就會崩潰」,為了不讓自己崩潰,更要努力證明自己是對的。這時受害者和大眾的反應,在他們眼裡就是「攻擊」。但事實上受害者崩潰,或記憶錯亂,或講錯話,都算是一種重大傷害後自我保護的反應(我們先假設她沒有故意說謊),只要她的情緒有被正確承接,事情應該就可以稍緩了。可惜沒有,受害者尚未止血,而夏派一邊在捍衛自己的信仰,也就無暇承接對方的情緒,結果事情就激化了。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124.jpg

  一位和另一半交往結婚多年的朋友A先生,曾經悄悄透露過他的煩惱。關於夫妻間的床事,他總感受到妻子的壓抑(或更嚴重一點有所排斥)。婚前他猜測,應該是保守的妻子對婚前性行為有所顧忌吧,當時我也只是安慰他,或許只是心態還沒調適好而已。除此之外兩人關係很好,似乎沒什麼不結婚的道理。但結婚生子後,A先生愈發感到疑惑,我也不能再像以前基於老朋友的特權調侃他技巧不足了。這個問題我一直沒能給他很好的回應,希望這篇文章多少能提供一些思考方向。

  心理研究提出,性滿意度和當事者對自己被觀看的「自在程度」有關。也就是說,當一個人對自我有更高的自尊/自信,對於自己的身體被另一半觀看的感受是自在和安全的,相對會擁有更高的性滿意度,尤其是女性。這種觀感基本上在男女身上皆有,人會在成長過程透過身體的探索、感觸、自我觀察,以及確認別人對自己的反應等方式,來建構出「我」這個概念。當你擁有一個更悅目的外貌,更靈動的生理機能時,自然看到的自己,還有從他人得到的回饋會有更多肯定,從而建立較正向的自我感。

  而兩性建立這種自我價值時,也會依據社會眼光或要求,在不同方面有不同比重的重視。例如女性對於「身體訊息」更敏感,男性則是「能力」。這是因為外在目光對女性的曲線往往有多於男性的定義。即使是語言系統裡,對女性外貌也會有更高的使用頻率與詞彙。不斷增強的結果,這種來自他人對生理訊息的目光,便會連結到個體自尊(依此判斷一部分的自我價值)。從一個人如何應對「觀看」與「被觀看」的態度,也可以多少推測出他的自我價值感是否充分。

  近來情慾攝影(erotic photography)漸成趨勢。隨著時代開放、攝影器材普及、網路方便,有愈來愈多人樂於半公開(在網路上而非現實上)展露半裸、全裸或誘惑的姿態。網路提供了一定程度的距離保護,當事者可以決定開放給「誰」看,或揭露多少個人訊息,使之相對安全地從他人艷羨聲中「確認自己的身影」。也有些情侶藉由拍攝這樣的照片(甚至找專業攝影師),促進彼此「身體共享」的默契和舒適感。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7.jpg

  看電影的日子,剛好是何男勇護孕妻勒斃小偷後,二審結果出爐當天。社群裡一邊洗版著電影有多好看(因為討論度太大,不看活屍片的我都忍不住去看了),一邊零星貼著幾篇對何男二審仍判「徒刑2個月,可易科罰金,緩刑2年」頗有微詞的言論。然後我突然間覺得,我們不正活在那列車上的小型社會裡嗎?

  為了不要偏離電影太多,關於何男案判刑的立場和解說請參考這篇,我就不多贅述。自從案發以來,媒體和我看到的聲浪是較偏向認為何男應無罪的,也有可能我接觸到的人們比較直觀,取樣不能作準,我相信認為判刑合理的人應該也不少。不過就跟廢不廢死的議題一樣,這類討論總會出現一種情緒化的言論:如果是你家人碰到歹徒,你還會覺得應該給他人權嗎?意圖以個人感情上綱處理方式。

  我能認同受害者家屬想把兇嫌千刀萬剮的心情,人在這種位置本來就不是能強求理性的狀態,所以這種感情是可以被接受的,但卻不認為這是輿論對維持社會規範應有的態度。作為「組織一員」若以情緒凌駕理性,試圖撼動法律最初制訂的用意,以及維護性命的最高原則,就因為「怕自己遇到」所以「覺得」誰該死﹍﹍這種氛圍給我的驚悚感其實不亞於活屍電影,如同那些在第13節車廂驅趕著主角一行人的乘客們,敗於自己的恐懼。

15容錫與盲從者.jpg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3n6gyrlr.jpg

Photo Credit: eflon CC BY 2.0

  如果要為人生定義出什麼幸福的關鍵,或者俗氣一點地說成功的關鍵,那會是什麼呢?相反地,如果要避免生命沈淪,又有什麼是充要條件?從去年到今年,存在已久的阿德勒心理學突然盛行起來,這裡頭有一句話指出了人生困境的重點——所有煩惱,都是人際關係的煩惱。這個說法我們可以看得更深入一點,別僅止於「搞好人際關係」這種表淺的認識。

  人類作為一種社會性的動物自有其道理,你可以說人類為了保護自身安全所以養成守望相助的習慣,因為沒有利爪和尖牙,作為一個單獨的個體顯然不適於生存。但這並不表示,如果人類能處於安全無虞的環境下,就可以不需要群體,自在地活下去。在我們的核心需求裡,除了食物和安全之外,還有一項不可或缺的條件是——來自他者的愛與支持。

  生物學家和心理學家早已做過許多觀察和實驗證明,不論外在環境好壞,真正左右一個人在漫長人生中會積極向上終至成功,還是向下沈淪老無所終,以至身心健康的條件,正在於他是否擁有足夠的心理動力,而這動力來源取決於有沒有一個正向信任他的人存在。光是為人所信賴這一點,就足以使人在逆境中穩定成長,具備較強的心理素質面對各種考驗。不同於原始時代人們面臨生命威脅,維持性命是每天最大的課題;處於進步的現代,人們的威脅也從外在內化到心理壓力、更複雜的社會結構與人際關係。對原始人來說協同生活或許即已足夠生存,現代人最大的困境卻是在心理層面,心理處理不好,反應在關係上肯定困擾,反之人際困擾,更會加重心理壓力,這是一個大部分人或多或少都會面臨的迴圈,也是一輩子的課題。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6020308381019645.jpg

  早有耳聞李胤基的電影細膩出色,女性向來是他擅長的切入點,這次也不意外地由坎城影后全度妍精準演繹。《關不住的誘惑》作為一部外遇電影是寫實的,情慾流動雖為宣傳上的賣點,但電影終究要回歸個人層面來理解,才會為觀眾起到一絲作用。

  若僅以劇情發展來看,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外遇過程,一男一女因緣際會在異地相遇、互舔傷口進而依戀,最後面對家庭關係的考驗與情感歸依的拉扯,各自做出決定。雖然片名是《A Man and A Woman》(남과여),但若單純以性別來解釋兩人的選擇,卻又太過淺白且刻板。我想導演拍新片不應該只是想複述舊時代的兩性概念,相反地應試圖在平凡無奇中挖掘更深刻的緣由或者創新表述才對,所以這回我試著在性別之外從最單純的人的需求層面來看待。祥敏(女主角)和奇弘(男主角)是怎樣相對又相似的存在,使得他們的刻骨銘心不僅止於慾望上的吸引?

A01.jpg

  兩位主角從頭到尾都非常疲倦,為了各自患得自閉症與憂鬱症的兒女,兩人雙雙來到芬蘭報名營隊。一開始祥敏就顯得十分焦慮,覺得孩子沒辦法離開自己,即使遭到營隊老師拒絕陪同,她仍想在靠近營區的地方守候。然而兩天過去,事實證明了孩子獨自在外仍可以隨團體生活。她堅持著讓小孩讀一般小學而不送特教班,以致必須常常到校處理兒子闖禍的行為,就跟營隊事件一樣,只是她單方面無法擺脫藉由照顧者的角色來確認自我價值的心態。或許這樣的不安,在最初就被奇弘敏感地察覺了吧。身為一家之主、有著生病妻女的奇弘,看著以付出來自我確認的祥敏,彷彿找到疲憊人生的同伴似的,在無止盡對家庭的絕望與無奈中,得到一絲喘息的空間與安慰。兩人就這樣無法克制地貪戀著回到只有一男一女這個單純角色的時刻,作為他們家庭生活的平衡。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文提到品牌成立之初,可以善用三個形容詞的原則抓緊特色,隨時檢核各方面表現是否偏離核心精神,以確保表現具有一致性且足夠鮮明。接著來談些容易被忽略但其實影響甚鉅的小地方。
 

品牌特色優先定義才能找對TA

  我看過不少公司其實抓不準自己的特色,不見得是產品不好,有時候產品本身很好,但就是缺乏特色,甚至誤把產品規格當特色來用,行銷企劃可能講得出產品厲害之處,但對消費者來說或許不是個記憶點,沒有研發者以為的重要。

  購物其實是很仰賴印象的事,即便是著重功能的3C產品,我們仍受品牌印象箝制,最後選擇一個「感覺」比較「對」的,接受它的不完美,多過於選擇一個最接近完美的產品。Apple的使用者很視覺,SONY的印象很聽覺,這都是長久耕耘的結果他們各自的粉絲類別大不相同。雖然SONY的影像技術同樣很好,但要推平板就相對困難,因為重視覺的人會選iPad,而技術面可以妥協的人會選其他便宜機種。所以你的產品最好面向你一直在經營的那個族群特性,只要其中一種特質的印象比其他品牌強烈,那個市場就可能是你的,而實際上未必是技術最優者占優勢。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6_53ddb5173b1d9.jpg

  在這個幾乎人人有Facebook帳號的年代,就算沒有社會學還是心理學背景的人,也或多或少感覺得到經營形象的必要,人們對「自我展現出來的樣貌」的自覺,比過去單純面對面社交來得有意識。這是由於我們從面對特定少數(生活圈中的人)擴及到不特定多數自然會產生的危機感。六度分隔理論(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在我們玩FB的時候肯定都親身驗證過了(會在朋友A的交友圈裡發現應該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朋友B),於是我們會假設在我們不知道的時候,未來的合作夥伴、對手、另一半,可能早就開始「認識」我們,因此影響我們每天決定貼出什麼樣的文、如何講話和經營人脈。

  網路時代的品牌印象,其實也跟這很像。過去塑造品牌容易得多,消費者多半透過媒體廣告接觸,產品也不那麼多元,除非東西買來出了問題,不然不太會走到客服,因此形象塑造幾乎只要靠電視電台和紙媒廣告就差不多了。一直到現在仍有很多公司或廣告人習慣這一套模式,但其實漸漸會發現這種靠幾支廣告片營造產品印象的方式會愈來愈失效。

  品牌在今天要進入消費者心中,幾乎必須融入日常。一方面由於消費者多半已對「廣告」有意識,自動降低信賴度,一方面是大部分產品技術並沒有特別大的優勢,即使是新興技術也很快會被追上,功能周期/產品生命短暫,因此強產品不如強品牌。企業要想長久,銷售品牌精神更甚於銷售產品來得重要。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94558.92299078_1000X1000.jpg

  或許有些人在看完《逆光少女》之後,稍微不滿它的「不夠現實」。一名馬尼拉貧民窟的10歲小女孩,竟還能在剝削的世界裡找到歸處、受到幫助、逃離被大人賣掉的命運,還不會被街頭伙伴嚴重欺負,實在有點太理想。但我認為如果殘酷不是導演想表達的、無謂的同情不是這部片的目的,或許不這麼拍也沒什麼不好。畢竟我們並不真的需要有人把凌辱或人口販賣,以我們本來就認知的方式演示一遍給我們看。

  這部片的宗旨,比較像是提醒我們重新審視看待世界的方式。布蘭卡好奇問眼盲的老皮:「你對顏色有概念嗎?」老皮說:「我知道,藍色是天空和大海的顏色,橘色是溫暖的夕陽。」布蘭卡似乎打從一開始,就從音樂認識了老皮的本質一般,莫名地信任他。當她為了多存點錢「買一個媽媽」而去偷老皮的錢時,她的眼神不像平日裡偷人東西的冷漠,反而她為他乞討了更多的錢來償還。

02.jpg

  街頭生活早教會她不能信賴任何人,她卻主動對老皮釋出善意。或許是她已本能地察覺,自己長久以來匱乏的、其實也不知道是什麼,可是好像很重要又令人羨慕的「媽媽」的感覺,正是這老人流露出來的體貼。只是從沒有得到過,所以一時分辨不出來而已。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