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節 九0年代以後的同志文學

  同志運動在與女性主義者結盟之後受惠而日益茁壯,當運動者試圖現身時,主流女性主義者恐怕運動方向將受同志族群影響與掌控(註四),又部分女性主義者甚至有恐同反應,自此提倡同志權利的運動者,不是自立門戶便是依附在性解放派女性主義一方。故而同志書寫一分為二,出現以女同志情慾與內在矛盾為書寫對象的支流,甚至儼然成為同志文本的代表形象與自我認同依歸。另外,由於社會風氣的轉變,青少年次文化的風行同時也帶動了文壇新文學的發展,加上同志平權運動的推波助瀾,同志文本搭上了這班列車,在年輕人追尋新鮮刺激的心態下崢嶸發展。從九0年代以後出版的同志文本與論述書籍的數量來看,很明顯比八0年代暴增不少(詳見附表三),書寫形式更是多元。而作者更不限於同性戀者的自剖告白,增加許多模擬同性情慾、或只將同性戀題材視為增加作品獨特性的文學手段的異性戀作家。

  九0年代的女同志書寫擴充無限想像,將慾望洪流伸展、扭曲、影射,把女同志擴及同化於所有異端、神秘或同遭反感的形象,如女巫、吸血鬼、鱷魚等。這些形象存在於生╱死、男╱女、意識╱潛意識、聖潔╱墮落的幽冥交界。而使同志形象更為鬼魅、陰森、禁忌、不可透見且近乎瘋狂。閱讀九0年代的女同志書寫,令人驚見其參透出濃烈的慾望崇拜、自棄與戀母情結的多重揉雜性和嘉年華特質。似身陷世紀末狂歡的亢奮情緒,似長期挖掘自我而又缺乏認同後崩潰邊緣的恣意享樂悲情。這個時期的同志書寫或許順應文學發展,強調內在的情慾自覺,或者如王德威所言:「九0年代以來,在台灣的作者有了不同的書寫死亡策略。世紀末的氛圍彷彿使他(她)們理直氣壯的面對敘述作為一種死亡形式的可能。」(註五)故而文本所寫的,是自我慾望與早已內化的主流觀念相抵觸下的矛盾,或者作為死亡的修辭。社會的普遍不諒解(甚至同志自己的觀念亦然傳統,將同性情慾視為病態)使部分同志容易自困,無法定位自己,甚至懷疑自我存在價值。最後只好扭曲自我,或藉情慾抒發、甚或將矛盾的痛苦自行暗示為快樂好減緩(或麻痺)、避免這種內在矛盾可能造成的精神崩潰。同志內在的痛苦曲折產生了對血液、子宮等代表「生命」概念之物痴狂病態的迷戀(例如《鱷魚手記》、《惡女書》、《異端吸血鬼列傳》)。將性愛快感與吸血或泅泳於子宮等行為同化,同時暗示了情慾與生俱來的矛盾,她們藉由性活動短暫回到生命原初受保護且性別中立、陰陽不分的狀態,好排除隨著性別劃分而來的責難與苦痛。長期累積的矛盾痛苦加以外界定位於病態的觀念,讓同女們將潛在渴望形象化為血液或子宮羊水,藉由獲取血液與子宮羊水的想像抒解壓力。或者因其受到家庭與社會的排擠、孑然一身,只有用性行為感受體溫與安全感,一如回到母親子宮的幸福。這也充分顯示了同女們飽受主流觀念何等煎熬以致身心狀態無法健全甚至病態化。死亡書寫帶來台灣小說世紀末的華麗,相對於壓力更大的同志,更是一舉投入其中。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節 七0年代以前的台灣同志文學

  談到近代台灣同志文學,《孽子》是第一部明白以同志族群為書寫對象,並不避諱情慾描述的文學作品,因此多數人將其視為同志文學的先聲。對於早期台灣而言,同性戀的概念相當模糊,同性情慾仍屬不可言說的禁區,尤其當時正值戒嚴,文壇充斥一片國族主義,這樣一部作品的出版,無疑震撼了文壇與社會道德的根基,更有著激勵同志文本往後發展的重大意義。然而在《孽子》於報刊連載之前,更早已有姜貴的《重陽》(1974)、林懷民的〈蟬〉(1969)等書寫(詳見附表一)。

發表年代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自從八0年代《孽子》的發聲,同志文學在不斷備受爭議的潮流中逐漸受到重視,儘管因其挑戰父權承繼制而受到大加撻伐的待遇,同志文學仍然成為同志發聲與平權提倡的主要管道之一。解嚴之後台灣政經轉變,使思想趨向多元與開放,開始有同志甘犯「禁忌」,試圖撬開學術思想的大門,於主流文本外另闢蹊徑。於是乎同志小說的數量便如雨後春筍般逐年遽增,甚至在求新求變的九0年代成為引領流行、凸顯特色的票房保證。文學界不再只能將同志文學當作極少數的異端,以特別個案加以處置,或試圖行道德制裁消滅傳統眼中「擾亂社會」的禍害。

  同志文學一如同志平權運動,從跌跌撞撞的披荊斬棘到否極泰來,成為新世紀的文學寵兒。「流行同志」是廿一世紀令人匪夷所思的現象,一如時興偶像的追求、時尚服飾風格的潮流一般,「裝扮同志」(註一)也逐漸成為青少年文化的一部分。同志文學不再只是同志者自剖告白的專利,許多非同志作家紛紛投入這塊尚未開發的文學處女地,同性戀就此成為一種文學手段。文學引領流行、流行滋養文壇,只要同志潮流仍然是青少年的寵兒,就有寫不完的同志小說。儘管是真同志的情慾告白、還是擬同志的模仿情節,同志書寫隨著民風開放更加恣意伸展型態,盡情沐浴在陽光底下。然而其中是否包含了同志書寫對主流意識的妥協、亦或只是主流思想走向開放多元的狀態?同志文本又是如何在反對聲浪中漸受接受,這其間的變化與特色又是如何?本章主要以台灣的同志文學為論述範疇,企圖加以分析、歸納其趨向與特點。。

第一節 遠古的同志文本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生日
  • 請輸入密碼:

菩薩蠻


遠山墨黛煙嵐透,愁雲但見長亭瘦。池內戲鴛鴦,岸旁獨繡裳。
問君何處絆,惟見歸家燕。惆悵起徬徨,蹄聲頻作郎。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藝妓的來由:
  日本在數百年前早有妓館,妓館主要的服務是為一些社會上較為高階層的達官顯貴、富商闊佬歌舞助興,直到日本元祿年間(1688年~1704年),由於社會經濟的允許,上妓館的情況普遍,原本的妓館人員不足供給,妓館不得不從民間招收一些男子到妓館內男扮女裝,或是招收一些女子,充當歌舞配樂的擊鼓女郎,此後逐漸過度到清一色的女藝妓。

  江戶時代,妓館、茶屋主要流行於吉原一帶,1846年時,吉原共有9197個遊女(妓女),據說當時吉原地區的妓館、茶屋、商店、市場、劇院一天流動的銀子相當於今日一億日元左右(約當台幣兩千五百萬),藝妓中的佼佼者稱為「花魁」,除了長相重要以外,還需具備和歌、能樂、圍棋、象棋、茶道、花道、香道、繪畫、書法、話術等修養,每年吉原地區的眾多節慶活動中,最受歡迎的便是「花魁道中」,也就是花魁露臉讓一般民眾瞻仰。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喜歡畫圖的人都是從單純享受那種塗塗抹抹的樂趣開始的吧
小學的時候我喜歡跟同桌的男同學玩一種遊戲
上課太無聊的關係,我們會拿出一張紙來畫連環接力(好孩子不能學喔)
遊戲規則很簡單,就是由其中一個人先畫第一格,然後輪流接著往下掰
故事會怎麼走我們誰也不知道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今天純粹來談談創作吧~
關於一部好看的漫畫該怎麼畫的問題(或者創作一篇故事要注意什麼)^_^

我投稿過的連環作品有兩次
第一次是政府委辦的「桃園青年」,裡頭有一個2~4頁的漫畫專欄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一直想寫寫關於在台灣創作的一些現象,但總是千頭萬緒,最後又不了了之
離開漫畫公司以後,和昔日的戰友們以及一些有夢想的創作者偶爾聊聊
對於在台灣畫漫畫這件事......真的是有一些很想一吐為快的想法
今天腦袋瓜有點打結,先來說個大概吧......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