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R4VOSY.jpg

  在我們每天忙碌於工作和生活中時,難免會把注意力集中於幾個切身而短暫的問題,比如家人的健康、感情狀態、手上案子順不順利,辦公室的誰誰可能是隱憂。不知不覺,時光就這樣過去了。畢業後一轉眼十年二十年,隨著身分的轉變(結婚、生子)被賦予新任務,每天辛苦地面對不斷而來的抉擇,人生就來到了中年、晚年。年輕時候難免迷惘,想要追求更宏觀的存在意義,很快地,就在四十歲左右認知到自己的平凡,而且發現維持平凡本身的不簡單,進而甘於平凡。每天煩惱的,仍然是左鄰右舍家人朋友間的摩擦,還有經濟上的不安或貪想。也許在步入中年之前、初感疲乏的時候,我們都曾經疑問過:到底活著的意義是什麼?活著的目的又是什麼?為何生存令人疲憊,這一切是否有什麼道理?但我們通常也沒有太多時間一直思考它,便又要回到柴米油鹽的生活去了。

  很多人提到死亡,容易冒出恐懼與忌諱,甚至憤怒的情緒。我的家人裡,有人就不喜歡去慈湖一類地方,或者不喜歡「黑色」,都是因為忌憚於死亡,好像靠近它就會沾染到什麼不好的東西一樣。從小我就疑惑,為何有些人對死亡特別有情緒呢?這不是每個人必然的結果嗎?我們看到樹上的果子掉到地上腐爛,何曾為此感到害怕或繞道?曾經有位朋友跟我說他很怕死,究其原因,是因為他對活著有許多貪戀,有太多想做與想得到的東西,即便我們都知道人世所有的「得到」都是一時。因為怕失去享受的機會與資格,所以害怕死亡。由此可知,對某些人來說,死亡並不是生命的過程,反而是跟生命壁壘分明的另一種狀態。但我們卻可以把花開花謝視為一個完整的過程,也是挺矛盾的。

  身為解剖專家的養老孟司在《那些死亡教我如何活》的跋裡提道,死亡是一種人稱的轉換。當人活著的時候,使用著「你」、「我」等第一人稱的代名詞,但「屍體」卻只是第三人稱,而且幾乎是僅限於稱呼陌生人使用。我們會叫自己死去的親人朋友名字,而不會以「屍體」稱之。這種行為可以視為一種心理狀態的劃清界線。另外還有一個有意思的說法是,因為人們太過偏愛自己,所以難以忍受自己的一部分流露在外。比如在嘴巴裡的口水並不髒,但一吐出來就變成髒的。人的體液、排泄物、屍體,也是一樣的概念。因為屍體是「將來的自己」,是已經腐壞的不會變動的部分,像是被遺棄的垃圾般,它很難再被視為一個「人」來看待,而是另一種「物體」。但是它原本又是跟自己一樣活生生的人,就是因為如此切身,才讓人嫌惡、恐懼。

  攝影師郡山宗一郎拍攝的一系列孤獨死後房間的照片,在網路上曾引起不小的關注。我想對很多人來說,最讓人震撼的或許不是滿屋子的凌亂或窗戶上的蒼蠅,而是殘印在榻榻米上,深深的一抹人形印漬吧。原來死亡以後,血肉是會液化的。那抹污痕昭告著某個生命曾經存在過的痕跡。讓我們每天都感到艱辛、沈重的生命的重量,最後的痕跡也就只是那咖啡色人形。看著那流滲到地板底下,即使拆掉地板也印到水泥地理的褐色污漬,不免讓我有種自己的某個部分好像也跟著流在那裡的感覺。我想只有在直面死亡的樣貌時,人才能真正「看到」死亡吧。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MV5BNzBmZWFiOTItZjkwNi00NTFhLWE2OWUtNDZmOTE3MmRkYzgyL2ltYWdlL2ltYWdlXkEyXkFqcGdeQXVyMzU5NjU1MDA@._V1_.jpg

  這是一部改編成功、敘事流暢的電影,沒有太多的拖沓與矯情,將原著的痛苦、希望和掙扎,很好地控制在兩小時說完。張馳得宜的掌握,讓觀眾可以輕鬆投入看完。選角方面,擅長內斂演技的麥克法斯賓達(Michael Fassbender)這次仍然表現亮眼,詮釋不擅言詞的退役軍官十分到位;艾莉西亞薇坎德(Alicia Vikander)也不是第一次扮演愛恨分明的女性,兩人搭配的效果很不錯,從前段的款款相思、濃情蜜意,到一度決裂都表現得非常自然,也不過分煽情。可以說選角是決定這部電影是否成功的一大關鍵。

  故事的結構很簡單,裡頭的人性卻發人省思。一戰退伍的湯姆,在受盡戰場洗禮後,為自己生而為人的意義所困惑。表面上是受人尊敬的戰爭英雄,心裡卻無法說服自己忘卻奪人性命的罪惡,因此他選擇孤身到遙遠的無人島守燈塔,為船隻指引方向,同時也為戰場上死去的人們贖罪,這是他回報上天讓他獨活的方式。小鎮姑娘伊莎貝爾為這個孤獨的男人所吸引,幾番試探後終成眷屬。她的出現為湯姆無謂的人生帶來了一絲色彩。然而兩人的幸福始終無法完滿,多次流產讓伊莎貝爾難以承受,這時海上飄來的孤兒成為她唯一的安慰。為了妻子,抱著僥倖心態的湯姆留下了這個孩子,為她取名為露西,並傾盡所愛地養育其成長,以愛來補償這個被他們私心留下的孩子。然而好景不常,他終究在某天發現了孩子的生母是誰。這讓他無法忽視另一個女人的喪子之痛。他的好意安慰,也讓事件導致警察找上門來,將孩子尋了回去,還莫名背上殺害孩子父親的罪名﹍﹍

T10.jpg

  看完的時候,我心裡想著,上帝給了人類多麼精良的設計。祂讓我們有貪欲也有恨,但同時給予無私的愛的能力,收拾我們因自私造成的殘局。祂給人謊言的考驗,也同時賜予了寬恕、思念和希望,讓人們在受傷後得以慰藉,給人們被時間療癒的可能。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1-140H1103I4.jpg

  近幾年來,各國開始留意到「貧窮」這個主題,試圖釐清政治、經濟、家庭方面的因素,並希望能從中抽絲剝繭出些許改善的方式,不論透過社會福利也好、政策改革也罷。漸漸地,人們愈來愈感受到自己往貧困方向靠去的現實,也對貧窮有更進一步的理解。若是社會整體的貧窮化,這種所有人一起的現象,反而是相對比較有「安全感」的危機,也比較容易經由體制調整或互助來改善。相對於此的,還有一群不為人知、不被看見的特殊貧困族群,她們因為性別在文化上的劣勢,還有天生殘疾或家庭環境,而必須徘徊在最底層的性產業,甚至無法從事性產業養活自己,這就是我們今天要介紹的最貧困女子。

  先前我們有提到NHK做過下流老人的主題,提醒所有消失中的中產階級們,貧困很可能在未來等待著我們。在該主題我們瞭解到,日本的最低生活保護(低收入戶標準)差不多在150萬左右,這也是維持生活品質和正常活動、社交需要的最低收入。然而在日本單身工作的女性中,每三人就有一人的年薪未滿114萬日圓(約台幣34萬)(註1),而日本的母子家庭,約半數是不滿125萬的貧困階級。

  日本女性要順利進入職場成為正社員(正職員工)必須擁有學歷和還OK的長相,如果沒有則會變得很困難。也許一輩子只能當沒有獎金、無法升遷的派遣或契約社員,公司也隨時可以解約而無須付出資遣費,可以說生活非常沒有保障。相貌不佳的人在公司裡則經常容易被忽視,無論如何努力,可能都比不過長得可愛卻不特別認真的同事。

  許多貧困女子原本有一分足堪餬口的工作,但因為遇到黑心企業,搞壞了身體而被迫辭職,從此找不到像樣的工作,淪落到付不出房租的窘境。也曾經有媒體報導,畢業於國立大學研究所的女性,在內定進入企業後,因適應不良而離職,就再也找不到正職工作了。這是日本女性在男性為主的職場文化下,殘酷的處境。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看完2016博客來報告的直播,裡頭討論到幾位與會人觀察到的產業現況。大家都想知道,這個生活習慣大轉變的世代,我們要怎麼找回/喚起消費者的注意力。一方面要跟自己產業同仁爭市場,一方面又得對抗強大的影音3C產業。透過這個論壇,以及我這幾年參與的各種比如廣告業、文創經紀產業、數位互動,或一些傳產的場合觀察,我發現有些普遍存在的問題,值得各行業從事者都來思考看看,是不是有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藉這篇文章來分享一下。
 

追蹤產業消息是基本,但遠遠不夠

  我在業內論壇或課程裡(參與人士都是行內人),經常碰到一個狀況是,花時間去討論、上課,結果發現內容超過80%在談早就應該知道的事。而觀眾回饋卻是正向的,這會讓我懷疑難道大部分的業內人並不知道自己行業的近況嗎?如果真是如此,那會是一個滿大的問題,這表示一個行業裡的多數人都在悶著頭做些自己根本不曉得有沒有用的努力,無視外在變化,也表示可能有太多人對自己產業的目標族群並不熟悉。

  我曾經在到任一家陌生產業前,把市面上能找到該產業的最新資料、雜誌看過一遍,先簡單補充行業知識。進公司以後發現,我的同事都沒有讀過那些資料,直到資料已經出版至少一個月後的某天,才看到資深主管開始在翻,然後自喜「你看,我到現在也是不斷在學習的。」一位資深主管竟然只是追著自己項目的產業資料一事,就能感到得意,以為這樣就算是認真學習了。殊不知這是整個行業的人,即使不是做產品線的其他部門人,都應該要知道的事才對。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61229wint.jpg

  前幾天結束和媒體的合作,發佈兩篇關於日本下流老人的困境,從經濟層面認識日本的家庭收支結構、青年貧窮狀態、社會福利措施和政府因應對策等,隨著資料閱讀的過程,真確體認到貧窮不是個人的事。青貧可以說是全球趨勢,而背後的原因跟解決辦法,更不是簡單地提高勞工薪資或社會福利,還是調整休假就可以解決的。普立茲得主David K. Shipler在他的新書《窮忙:我們這樣的世代》開頭就指出貧窮的組成是部分經濟因素、部分心理因素、部分個人因素、部分社會因素、部分過去影響、部分現在狀況,而每個問題都會擴大其他的問題產生。例如破舊的公寓可能加重孩子氣喘,導致需要叫救護車,產生一張付不起的醫療帳單,於是毀了個人信用記錄,讓車貸利率飆升,逼得他們只好買一台不可靠的二手車。家長因此無法準時上工,影響升遷與賺錢的能力,只好繼續窩在爛房子裡。此外,因應貧窮,人們會選擇更遠的居住地、次一級的生活環境,花更多的時間(與健康)通車、更高的油價,這些精神、時間和肉體上的付出也連帶會影響他們在工作上的表現。諷刺的是他們不會因為在工作的過程花費更多而有回報,反而這些支出都變成無價的奉送,而生命有限,無價勞力相對就等於是一種虧損。

  不過,我們今天先不來講貧窮的整體因素,因為認真寫起來會成萬言書,絕對不是短短一篇文章可以討論的。貧窮是一個引言,在察看相關資料的過程中,我也深刻體認到臺灣跟他們其實沒什麼差別。我們現在還享有血汗醫療所支撐的便宜健保,但相對地我們並沒有完善的照護福利。若要老後不破產,存款需達1500-2000萬以上(且身體健康無重大事故傷病),以目前青壯年的年收來計算,顯然大半人會在危險區卻沒有足夠的因應對策和危機意識。

  那我們要來談什麼呢?一件和貧窮不能說無關的小事。最近有一則新聞提道,一位小學老師訂了100元的菜,卻在面交時只帶80元,跟菜農說若不是要送人,只能放到爛掉當垃圾,用貶抑來合理自己的行為,還大剌剌在臉書反駁當老師難道就不能殺價嗎。這就讓我想到我們有一個很不好的習慣,就是不把看不到的成本視作成本。你可能以為你跟這個缺德的老師不一樣,不過我們可以來舉例,有時候我們跟她的距離好像也沒那麼大。

  如果今天我們在百貨公司消費,我想很少人會去跟櫃員殺價,因為「百貨公司」這個地點,本身就有經濟地位上的形象。在百貨公司裡殺價,反而會給人一種「買不起」的印象。為了不要被貼上這個標籤,雖然大部分人仍然覺得精品相對地比它的成本高價許多,卻不會在這種場合殺價,而是選擇自己掂量口袋深度再出手。但是路邊攤或大眾消費場所就不一樣了,人們會開始估算商品的成本,心裡默默地加上個幾十塊,就覺得「我已經有給你賺了,你不可以要更多」。於是殺價變成一種看似合情合理(自己的道理)的行為,就算殺不成價也要送一把蔥才「損益平衡」,否則自己就是「被貴到的潘阿(傻瓜)」。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436952625.jpg

  東方人的理想生活,是老有所終、壯有所用,然而仔細凝視現況,會發現年輕人處在高失業、高工時、低薪資,無法自立(因為薪水少只好與父母同住)的窘境;而老年人用青春辛苦撐起經濟發展,該是頤養天年的時刻,竟然陷入老病窮的慘況。不禁讓人想問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呢?

  前篇我們提到了經濟現況,瞭解到即使是現正工作的青壯人口,老年破產也在未來等著他們。往上要扶養老人,往下要撫育孩童,在這樣高壓的環境下,失去生產力的老人就可能首先被犧牲。國民年金的刪減已是現在進行式,照護保險金或自付額增加也正在發生。收入減少、支出增加只會導致更多老年人營養不良、不肯就醫,延誤病情也會連帶提高社會成本。這幾年孤獨死清理的行業變得盛行不是沒有道理。

  除此之外,雖然國家已經規劃生活保護和照護制度,申請補助者比例仍低。這並不是需要的人不多的意思,而是有更多人寧可(或只能)一天只吃一餐地生活,也不使用生活保護。下面我們接著介紹那些造成請領困難的原因。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30228031737711.jpg

  2013年11月24日,NHK播出《失智症八百萬人時代,無法出聲求援,被孤立的高齡失智症患者》的特別節目,而後2014年做了一系列相關報導,開啟日本社會對「下流老人」的認識。後續節目將議題聚焦在高齡者的金錢問題上,也就是我們接下來要談的老後破產困境。

  進入正題前,我們可以先來想像:

  老年的你早上醒來,坐在雜物四散的三坪大房間裡。身體因為病痛而感到沉重,花了15分鐘才從布滿斑點與霉味的老舊棉被中起身。緩慢困難地走進廚房,從鍋裡裝了一些昨天的剩飯來吃。因為有痼疾,所以得吃藥,但是藥錢很貴,到下次領年金前身上已經幾乎沒有錢了,只得把拿到的藥分一半來吃。至於頭痛和身體酸痛那些,只能忍著或偶爾吞一顆藥房買來的止痛藥,直到真的受不了倒下才被送到醫院。為了省電,家裡可能已經斷電,或電器幾乎不再使用,漫長的白天只好走到陽台或公園,看著小鳥和路過的孩子度過。配偶在幾年前去世,沒有孩子,和親戚也沒在聯絡。因為慢性病或意外而行動不便的話,可能就是整天只能在床上度過。

  傍晚只能買一道限時特價的小菜,配百元商店的蕎麥麵。偶爾奢侈一下就是領到年金的那一天買一個三百日圓的便當。身上的存款所剩無幾,因為年金不夠的關係,存款一直在透支,眼看著就要連房租都繳不出來了,現在一天只能吃一到兩餐。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separation-poster.jpg

  這部片上映時的廳數非常少,我是在它橫掃國內外數十獎項之後,才找到機會看的。事前刻意不多查資料(以免期望太高),結果看完以後很能理解為何這樣一部足生活化的電影能廣受肯定。但也因為它的生活化還有完整落幕,反而讓我覺得要再去討論什麼是一件困難的事,不過仍然覺得它值得介紹給更多人欣賞。

  《分居風暴》(Nader and Simin:A Separation)劇情大致如下:結褵14年的納德和希敏,因為女兒特眉的教育問題鬧上法庭訴請離婚。希敏認為當地的教育環境不夠好,希望能舉家搬遷至國外讓唯一的女兒受良好教育,而納德以必須照顧痴呆老父為由,堅持離不開家裡,最後兩人只好暫時分居。就在希敏搬回娘家以後,納德僱請了希敏朋友的弟媳羅芝來家中幫傭。然而有天納德提早回家卻發現父親手被綁在床柱,跌落地上奄奄一息,而羅芝不知去向,同時家中金錢有所短少。憤怒之下他把羅芝趕走,兩人發生爭執,跌出門外的羅芝就這樣在鄰居睽睽之下哭著回家了。之後希敏接到朋友的指責電話,表示羅芝流產住院,他和納德趕到醫院探視時,連帶地也讓羅芝的丈夫知道妻子出去幫傭的事(伊斯蘭宗教因素,女子不得單獨與男性相處室內)。衝動的薩馬迪(羅芝丈夫)一狀告上法院說是納德害妻子流產,謀殺了自己的孩子。這一告,讓兩個家庭陷入風暴,為保名譽的納德也同時告了羅芝在照護中綑綁遺棄父親,是蓄意謀殺﹍﹍

MV5BOGU3MTJkYTItOTVmZC00N2M5LTk4MWQtYjczMTEyYmM0NDE5L2.jpg

  戲裡每個人都不是壞人,甚至他們的道德、信仰都教育他們行為舉止誠信有禮,就算吵到不可開交也大多都能保持一絲理性。對於別人的苦難,例如羅芝流產時納德夫婦的擔心,或者羅芝基於宗教因素不能幫老人沐浴,卻因為不忍老人家便溺無法處理,最後仍動手幫忙——這些都說明他們操守上、情感上可以算得上人群裡教養較好的那一端。即便如此,事情還是因為各自的考量、擔憂和隱瞞,一路愈演愈烈。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423f3a3.jpg

何必為部分生活而哭泣?君不見全部人生都催人淚下。——塞涅卡

  身邊人討論到了暢銷勵志書,問我有什麼想法,在談論之前,我覺得可以先來區分一下,「勵志書」到底是種什麼樣的書?不同於「文學」、「科普」、「大眾心理」這幾種常見的書籍分類,各自有顯而易見的寫作特色跟模式,勵志書比較像是以功能區分之意。如果我們把「可以使人積極向上、提升生活」作為效果來界定,只要符合這個標準就算勵志書的話,早年的勵志書和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其實不大一樣。

  人類需要別人來教「怎麼活(得成功/快樂)」由來已久,早在西元前,哲學便擔負了這個責任。早先人們藉由對人倫事理的探討,規制出一套生活參考準則,間或依附在宗教書籍內,倡議行住坐臥的姿態,告訴人們如此生活可保人生順暢。在中國,也有先秦諸子的教誨等各種經學論述。神學家多瑪斯.金碧士(Thomas A. Kempis)在《效法基督》(The Imitation of Christ)一書中鼓勵人們閱讀時將有益的句子記下,並於危急時刻複誦實行。這大概就跟孔子的學生把偶像講的話記下來學而實習之是差不多的意思。

  我們可以從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的著作看到,他所討論的事情與世間生活至為接近,諸如健康、財富、名聲、榮譽、養生和待人接物所應遵守的原則等。叔本華表示,他儘量從實用的角度考慮問題(見《人生的智慧》一書)。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36066551.jpg

  今年第二季結束時,有幾家知名二手書店租金告急,紛紛在臉書上邀請讀者參與限時優惠或福袋活動,幫店裡衝衝買氣。由於我平常多少會在網路上看到這些店長們努力經營講座活動、推廣閱讀的身影,即使很少逛二手書店,仍想給他們一些支持,便邀請朋友一起去貢獻經濟了。

  書店經營困境,已是近十年來不斷被提出,以至快要沒人想討論的話題。我也不認為單憑一時同情能夠幫助他們多久。經濟活動畢竟是殘酷的,消費者終究會選擇更便宜、方便的方式購物;甚至,我們的擔憂已是不再購書,而非在哪購書的問題。營銷減少的結果,只會讓未來的出版品項更窄化、充斥更多低成本書籍,以及讓冷門好書消失而已。近年來查書時,就發現不少想看的書只在大陸出版。我常想,或許有一天,大半的書得向對岸購買了吧,連帶恐怕也得忍受難以保證的翻譯品質。

  除了書店店舖愈來愈被文具櫃佔據以外,這兩年頗多雜誌從實體改為電子版,也是基於成本考量的結果。並不是電子書變得發達了,而是這樣可以讓虧損減緩一點。書店門市關閉後,「逛書店」的樂趣愈來愈為人所不知,甚至看網路討論會發現,很多人已經對網路書店和實體書店的分別無感。由於網路書店一樣會有新書、暢銷書平台,還有針對個人興趣的推播,「找書」變得容易許多,這當然是實體書店比較難與之抗衡的地方。有買書癖的我,也是網路書店的忠實客戶,但逛實體書店仍然有些額外的收穫可以給愛書人們參考。我認為,在喜歡的領域裡有一套自己探索的習慣,終究能得到比一般人更多的收穫,今天就以逛書店作為例子。

  跟大部分人一樣,學生時代的我,幾乎不太買課外書,大多只看漫畫,簡直看到對九成作者已內建資料庫的程度。大學以後,因為興趣領域增加,閱讀量也跟著上升,加以後來在出版業待了不短的時間,有好幾年,注意每日新書成為必做的事。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A2201499.jpg

  臺灣這幾年雖然爭執不斷,但或許隨著時代開放還有溝通管道的暢通,加上視覺化表述方式愈見盛行,慢慢地我們也會發現,有一些人願意為社會進步付出多一點心力變換著方式說明。從一開始文字版的懶人包那種大綱整理,到後面出現一些學者、專家用繪圖、影片等方式,把大眾不熟悉的研究工具用淺顯易懂的形式帶進對話中,無形間增強了大眾的思辨能力。然而,為什麼我們想盡了辦法把道理講得更清楚、更容易理解,仍然經常有兩造無法對話的狀況呢?到底決定對話成功與否的關鍵是什麼?是只要把事情講得夠簡單清楚就可以,要是對方不聽就是沒有誠意溝通或者太笨嗎?這幾天我看著婚姻平權吵得沸沸揚揚,一如過去討論廢核與否等重要議題時,兩方總會到達一個僵持不下的狀態。心裡想著:是什麼阻礙了如此急切想讓對方理解的心意無法好好傳達?正好手邊有一本書值得分享。

  岡田尊司近年來連續出版好幾本親子及個人情緒/人格障礙的書籍,他的研究方向主要偏重家庭內關係對人格塑造與對應能力的影響。這種從生命軌跡理解性格的方式,幾乎適用於認識每個人生活上經常面臨的情緒困擾。自從出版《母親這種病》廣為人知後,陸續又出版了《父親這種病》、《夫妻這種病》等家庭病系列。接著是從家庭關係進一步探索的《依戀障礙:為何我們總是無法好好愛人,好好愛自己?》,以個人層面深入綜合上述關係如何影響性格至深;《人際過敏症:曾經良好的關係,為什麼突然改變?》則從個人層面延伸到社會關係,研究人際不順的困擾。今回我要分享的,則是《啟動心靈的對話》這本用實際溝通技巧和案例,談談知道原因之後,該採取怎樣的行動和話術,以說服情緒受困者脫離困境。

  和那些教你怎麼提出「讓人拒絕不了的要求」之類的溝通術不同。本書重點不在於從自己的利益考量出發,說服對方接受自己的觀點,而是以對方為中心思考(也可以用來省思自己),成功引導對方看見自己的矛盾,並提升改變意願、付諸行動,進而成為更健康之人的辦法。使用得當的話,不僅能成功說服對象、或幫助身邊情緒困擾者,也可用來面對自己人生上各種矛盾與困境。

  錯誤的談話方式,讓人不管再怎麼努力,都無濟於事,就像充斥社會的無效溝通一樣。很多時候問題不在於立論有無道理,而是在表達方式無法為對方所接受。失敗的溝通多半肇因於踩到了對方的警戒區。當一個人的價值觀被質疑時,很難不起而防禦,如此一來,溝通就會變成窒礙難行的攻防戰。我想很多人應該都有這種經驗吧,當別人跟你講道理的時候,即使無法辯駁,你也覺得難以打從心底接受,總是有些不甘願。那是因為,就算我們發現了自己的錯誤,也不喜歡被「否定」的感覺。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how.jpg

  自從看了《惡人》的電影、大哭一場之後,雖然事隔多年,吉田修一所描繪的那種錐心之痛與悲哀感,一直令我印象深刻。終於在今年,由同一位導演改編的《怒》也上映了,才讓我注意到原作一年前已然上市,於是欣然地帶了一本回家。

  觀察人性愈久,愈覺得人的情感之多樣,往往來自於最基本的不滿足。雖然感情上,我們會認為愛人、家人、朋友、同僚,是「感覺上」很不相同的對象,但是構成「關係」的基礎卻是一樣的,也就是愛與信任。沒有一段關係可以在這兩樣元素並不穩固的狀態下進展,即便只是短暫的相處,也必然有一絲絲基礎的信賴。而《怒》這部作品,便是藉由不同的關係組成,去探討信任、同理和愛,不同配比下截然相異的結果。

  作者以東京雙屍命案為開頭,帶出了三條個別遇上「陌生人」、進而相愛或互信的關係,加以追查命案的警官私生活裡和謎樣女性的交往,以及兇手山神一也和被害者的萍水相逢,總共可以看到五組人物間的互動,分別代表了親子、愛人、露水姻緣、友伴和陌生人等五種人生中最普遍存在的對象。

  我們是如何從接觸一個人的第一眼開始,決定怎麼看待他、是否要信賴他呢?大部分時候,我們都能舉出確切的理由來支持自己的信賴,例如對方的人品或實際作為,或者與我們背景相似所產生的熟悉感。然而書上卻舉了一個例子,輕易戳破認知盲點。當兩位警察正在警局查案時,其中一位問了另一位,對走廊盡頭那疲憊的老婦有何看法?另一位回答,大概是她的孩子闖禍了現在來保釋,可能她一生都這樣為孩子操心著吧。發問的警官說了,會這麼判斷完全是背景的緣故。因為在警局,才讓人覺得是不好的事,然而實際上老婦人只是因為孫子摔車了來警局罷了。經過這麼一說,老婦看起來也不再福薄了。

文章標籤

珮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